w猫猫猫闲w

我skr没有感情的写手/比心w

[宜嘉/牵绊]Bambam不想说话

码长篇和BE码到失了智

深夜发文/bushi

ooc,意识流

随手码个无脑现背甜自己一下w

bam宝真的是超级可爱了!

我吹爆宜嘉和牵绊!

可能还有一篇配套的带伉俪的……

以下正文↓

“我王文王劝你们善良!”

Bambam真的对段宜恩和王嘉尔没话说了。

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谈了恋爱之后就这么混账的人?!还是两个!

就比如说吃饭的时候吧,大家正好好地吃着,王嘉尔就夹了一块牛肉柔声地问段宜恩:“吃牛肉吗?”

一副标准的贤惠妻子的模样。

“嗯。”段宜恩点点头,笑着张开嘴,“啊——”

“啊——”王嘉尔动作轻柔地把牛肉喂进他嘴里。

“???????”Bambam简直想要跳起来一把掀掉这张破桌子。

Jackson哥!你变了!你知不知道!你夹的那是最后一块牛肉!

还是!从我!碗里!

从你!最疼爱!最可爱!的!弟弟的!碗里!

Bambam被王嘉尔理直气壮的动作气得一口气都险些没提上来,要不是金有谦赶紧给他拍背,Bambam都觉得自己能当场就昏死过去。

重色轻友!竟然牺牲自己的挚友!去讨好自己的男朋友!到底谁重要?!

好,牛肉的事暂且不提,Bambam还能忍受,但是王嘉尔和段宜恩的过分之处简直表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晚上,Bambam正窝在床上锻炼胆量,一个人看恐怖片,好到时候陪着金有谦一起看的时候不至于害怕到把脸丢光光。

结果万万没想到,正在最恐怖的画面出现的时候,一声过于活泼的大叫突然响起:“Bambam!”

“啊啊啊啊啊!”

Bambam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叫得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简直恨不得把灵魂都通过这声放飞自我的尖叫给震出来。

“哇啊!”对方也被他吓了一大跳,“你反应怎么这么大?”

“……”Bambam的灵魂尖叫暂停下来,他看清了那个他恨不得立刻一拳揍飞到外太空的人——他可亲、可敬、可爱的Jackson哥。

“Jackson哥……你、有、什、么、事、吗?”Bambam磨着牙,尽可能用还能控制的语气一字一顿地道。

莫生气……莫生气……生气伤身体。

“闲的没事,我来找你玩啊。”王嘉尔大咧咧地坐上Bambam的床。

“哦?”Bambam头上的八卦小天线一动,心情瞬间雷电转晴,简直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声。

哈!哈!哈!

叫你天天秀恩爱?现在终于想起我啦?想起我啦?!

啧啧啧,所以现在呢?变成空巢留守少妇了吗?Bambam毫无同情心,他准备为他的最后一块牛肉报仇。

只见他双手在腰上一叉:“光你过来?Mark哥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Bambam心里美滋滋地想。

“哦,他去给我买芝士了,我说我想吃芝士拉面。”王嘉尔摸摸头发,已经开始摆弄Bambam的电脑,“我可以调这个吗?”

“……”Bambam一瞬间有一种,就是,冲马桶冲不下去,正在气急败坏的时候马桶突然发出了一声巨响,就在你满心希望以为它好了的时候,突然就被迎面喷了一嘴的感觉。

换句话说,就是吃了翔。

“你……”Bambam脑子里飞速闪过各种和谐的乱码,最后他还是生无可恋地把这些话全部咽了回去,“算了,调吧。”

“哇!恐怖片!”王嘉尔兴奋地叫起来,“一起看吧!”

“好……”Bambam索性也不挣扎了,有个人一起看,也不会那么害怕。

Bambam简直想把两分钟前的自己给一巴掌抽死。

事实证明,他Jackson哥的“虚势”,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是真的,凭着自己的真本事得来的。

谁能告诉他,怎么把这个四肢都牢牢地缠在他身上,几乎要把他勒断气的生物,给弄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又出来了!”又一个恐怖镜头,王嘉尔简直尖叫到破音,手上下意识地又加了一倍的力气。

“噗……咳咳咳咳咳……”Bambam拼命挣扎未果,近乎绝望地感受着氧气的流逝。

活着是多么好……多么好……如果上天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多么希望对紧紧相拥的这个男人说一句——“滚出去!”如果给这句话加上一个期限,他希望是——一、万、年……

谁来……谁快来……救他……

就在Bambam几乎马上就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一个天神般的声音突然降临:“Bambam?你没事吧?!”

有谦米!你来救我了!

Bambam热泪盈眶地从王嘉尔快要收紧成真空状态的怀抱里艰难地转过头来。

只见门口站着应该是被王嘉尔的尖叫吸引来的目瞪口呆的金有谦,和……浑身散发着浓烈的可见黑气的,段宜恩。

“……”

怎么肥四???!!!

这种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却莫名有种被捉奸在床的心虚感和罪恶感的局面……是怎么肥四?!

Bambam跪坐在床上乖巧地低头不语,心里委屈巴巴。

段宜恩把王嘉尔接回了房间之后又是哄又是亲,好不容易把人哄睡了,就迅速折了回来,开始审问Bambam。

“解释。”大哥平时几乎不存在但不代表没有的威严在这一刻完美释放,段宜恩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Bambam。

“本来是我看恐怖片……Jackson哥突然来,想和我一起看,我都说不行了但Jackson哥非要……”Bambam在段宜恩的瞪视下像被长按了静音键一样直至彻底没了声儿。

“所以,你的意思是Jackson的错?”一阵让人窒息的沉默之后,段宜恩终于开了尊口。

“对!啊不对!”Bambam一紧张,嘴就秃噜了瓢。

今天的Mark哥,气场不对啊!说好的段软段团段点心呢!你这叫欺骗观众造假人设吧!一定是吧!是吧!

还是金有谦拦在了他身前:“Mark哥,我觉得这事不能全怪Bambam。”

有谦米!你真好!平时没白疼你!

Bambam简直泪流满面。

“是吗?”段宜恩一声冷笑,两个忙内

瞬间从脊椎开始窜上一股透心的凉意。

二人齐齐一抖。

团霸不愧是团霸,即使也有点被醋劲大发的大哥给吓到,依然坚定地一步都不退,牢牢地护着Bambam。

好在,这件事最后还是在金有谦的坚持和王嘉尔睡醒之后尚还良心未泯的证词下不了了之。

只是,Bambam电脑里所有的恐怖电影都被段宜恩删了个干干净净,而且,练胆子也没有成功,最后Bambam还是在金有谦面前把面子里子都丢了个干净。

呵呵。

这种事发生的多了,Bambam也就逐渐麻木……不是,习惯了。

可他不想习惯!

Bambam在心中绝望地咆哮。

如果说,还有什么能让他在不善良的哥哥们谈恋爱后变得悲惨的生活中快乐的话,那就是金有谦了。

就是那么一个普通的夜晚,金有谦坐在她身边,语气支支吾吾,脸颊粉粉烫烫。

“Bambam……我……我喜欢你呀……”

金有谦自己话都没说完,就捂着通通红的脸埋下了头。

所以他就错过了Bambam同样在一瞬间烧的绯红的双颊。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Bambam脑子里就像炸开了一万朵烟花一样。

金有谦说他喜欢我?他喜欢我?卧槽我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宇宙啊我也好喜欢他啊呜呜呜他好可爱啊!

Bambam在心里歇斯底里地咆哮了半天,最后他猛咳一声,一把将还在害羞的金有谦拉过来,“吧唧”在他额上亲了一口。

“以后!你就是我Bambam的人了!”

Bambam有点遗憾身上没有口红,不然给他盖个章,多好。

金有谦就看着他奶里奶气幸福满满地笑。

然后他凑过来,Bambam尝到了他嘴里淡淡的蜂蜜的甜味。

“好呀。”

自从和金有谦确定了爱人关系之后Bambam走路都有底气了许多。

吃饭的时候也敢从他Jackson哥碗里抢吃的了。

“呀!这个!最后一块了!有谦米也想吃!”Bambam一筷子夹走了王嘉尔碗里的一大块鸡肉。

“???”王嘉尔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瞪着眼睛愣在了原地。

段宜恩在金有谦对面抬眼看着Bambam,被金有谦侧身挡回去。

“Mark哥都不肯让着忙内吗?夹一块鸡肉就想要凶Bambam?好过分!”金有谦先发制人,把软软甜甜的奶音说得气势汹汹。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王嘉尔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都没来得及追究Bambam的鸡肉问题,赶紧凑了过来想帮忙。

Bambam立刻把鸡肉放进金有谦碗里。

“……”王嘉尔的目光慢慢落到金有谦面前的鸡肉上,在上面慢慢地打着转儿。

他似乎有些震惊,眼睛眨了又眨。

随后他抬手拉住了已经站起身气场全开的段宜恩。

一向最权威最能控场的大哥三哥破天荒地提前下战场当了逃兵。

目送王嘉尔拉着段宜恩落荒而逃,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Bambam有些懵。

难道这是……爱情的力量?

直到金有谦又把鸡肉夹起来塞进他嘴里,Bambam都还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两个突然就赢了。

为什么呢……没道理啊,Mark哥是大哥,Jackson哥那种恐怖的口才和体力,也不会……啊,有谦米给我夹的鸡肉好好吃。

Bambam瞬间就把所有想法都抛在了脑后。

“诶?最后一块了?!对不起对不起!那你吃什么?”

“我都可以啊,还有很多吃的啊,你开心就好啦。再说,是我喂你的呀。”

我的天,这是什么奶音忙内小可爱。

Bambam捂着心口。

爱了。

第二天,浑身散发着bulingbuling粉红色耀眼光线的Bambam悠闲地从房间里走出来,就一把被王嘉尔又拽了回去。

“?!”Bambam颇为惊慌失措,王嘉尔冲他比了个安心的手势。

从昨天晚上开始王嘉尔就没有和Bambam说什么话,只是自己默默地盖上被子就睡了,今天早上突然来这么一出,着实让Bambam脆弱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

“有谦和Marky出门了。”王嘉尔看着Bambam笑笑。

Bambam暴风惊慌:“所以你想干什么?”

“?”王嘉尔疑惑地歪头,“我知道你有点怕Marky,所以让你放心啊。”

“……”Bambam欲哭无泪,可是他的安心源有谦米也离开了啊!

王嘉尔在他面前像个陀螺一样转来转去,一副无限纠结的模样,最后才一咬牙一跺脚,下定决心似地开口道:“Bam啊,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你才发现?”Bambam反应很激烈。

“……”一向伶牙俐齿的王嘉尔被他噎了一下,“哎呀回答正经的,是不是有谦?”

“你才知道?”Bambam跳了起来。

“这样啊……”得到肯定答复的王嘉尔又是一呆。

Bambam也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地把全过程都交代了。

“……”王嘉尔很认真地听完,才慢慢地抬起头来。

他眼里有太多复杂的情绪,Bambam一时有些看不懂。

“一定要坚持到底啊。”王嘉尔紧紧地盯着他,“只要还爱着,就一定,一定,一定不能放开手。”

Bambam被他的话给吓到了:“Jackson哥?你怎么突然……”

王嘉尔却一下子灿烂地笑开了:“如果你和有谦,比不过我和Marky,我可是会看不起你的!”

说着,他手握成拳重重锤了下Bambam的肩膀。

“什么呀!”Bambam气得一跺脚,“你就是说这个吗!我和有谦米绝对!会比你和Mark哥更长久!”

“大话可不能随便说。”王嘉尔已经头也不回地下了楼,“加油咯,Bambam小朋友。”

“那当然!”

而一年后Bambam和金有谦站在舞台后方的阴影里的时候,Bambam那种久违的生无可恋的感觉,又来了。

段宜恩紧抿着嘴唇,在尖叫的粉丝面前庄重地单膝下跪,把一枚戒指小心地套上眼泪早就花了脸的王嘉尔的无名指。

王嘉尔胡乱地擦擦脸,一双大眼睛不停地咋啊眨的,看起来又要哭了。

段宜恩也扭过头用手指擦眼睛,鼻尖和眼眶都通红通红的。

台下一直深爱着他们的粉丝们早已经泣不成声。

“嘎嘎——”段宜恩同样哭的厉害,咬字都模模糊糊,“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王嘉尔还在擦仿佛永远都流不完的眼泪,闻言连忙抬起头来,扑过去一把抱住了段宜恩。

他没有戴麦克风,声音却响亮到了每个角落:“我愿意!”

Bambam小声嘀咕:“他们都要结婚了……”

金有谦伸手过来,轻柔地抹着他的脸,Bambam才发现自己也早已是一脸泪水。

他们对视,都带着哭花的妆笑了起来。

必须要永远幸福喔,那两个抱在一起的家伙,这是两个忙内今天的特殊指令,无权拒绝!

埋头又艰苦走过了一年。

Bambam简直是亲眼看着王嘉尔和段宜恩是怎样咬着牙挺着,一点点地艰难熬着外界的巨大流言和恶意攻击的。

他也心疼,可每当王嘉尔看着段宜恩,脸上满满的都是恬淡幸福的神色,他又默默地把话咽了回去。

他对于当时两人竟然不是计划好的,而是段宜恩这个一向随心所欲的人单方面的预谋这件事感到震惊。

“那你就答应?换成我一定会更加慎重!”的确是王嘉尔被骂惨了,Bambam甚至追着他这么叫着。

王嘉尔从来都是一副成熟的年长者的模样,呼噜一把Bambam的脑袋:“小孩子不懂,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Bambam简直气得牙痒痒。

谁说他是小孩子!他的自控力可是一流的好吧!

结果当金有谦低着头慢慢摊开掌心,露出一枚戒指的时候,Bambam直接整个儿傻在了原地。

台下还全是他们的粉丝,Bambam清楚得很,他如果也像王嘉尔那样开口答应,到时候出现的一系列反应,该怎么办?

段宜恩和王嘉尔的事还近得足以惊醒Bambam,他深知他们不能像哥哥们那样厉害。这么一想,Bambam心一横,刚准备开口,就和金有谦惴惴不安又充满了柔软感情的的眼睛对上了。

那一瞬间,Bambam突然就死机了。

脑细胞在金有谦的目光里全部宣告溺亡。

他不想说话,一句话都不想说。

他只是冲过去,跳起来,一把揽住金有谦,用力地吻在他嘴角。

粉丝们尖叫什么,欢呼什么,大喊什么,统统与他无关了。

Bambam闭上眼睛,牵起了金有谦的手。

“走,我们去结婚。”

——END——

评论(8)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