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猫猫猫闲w

我skr没有感情的写手/比心w

[宜嘉/带伉牵]卿本戎装(1)

将军团x戏子嘎

(将军笔x园主荣/少爷谦x学徒斑)

大概中长篇/甜虐皆有/HEorBE不定(???)

大概是架空民国时期

私设如山/意识流/ooc

带牵绊伉俪一起耍√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十分感谢!

正文如下↓


脂粉钗环,淡妆浓抹。

眼前的人透着一种深入骨髓的媚意,眼尾一笔飞红,欠身盈盈一拜。

“见过段将军。”

他的手指带着似有似无的甜香,轻柔地抚过发亮的军章,“咯咯”地娇笑起来:“这是什么呀?还挺好看的。”

段宜恩抬眸看他。

那双波光潋滟的瞳眸里分明是不惧流血的坚毅。


这是段宜恩第一次来梨园。

比想象中的要安静,今晚的压轴戏还未开始,客人却已经满满地坐了一整个大厅。

没有吵吵闹闹,间或发出的也只是喝茶、轻声交谈、挪动的声音,这让段宜恩紧皱的眉头松开了些许。

林在范显然已是老客,带着他轻车熟路地上了二楼的雅间。

侍候的伙计迅速端来了茶,边倒边陪着笑:“这是我们朴老板的特别关照,上好的龙井呢。”

林在范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茶香,眼睛也微微笑弯了起来:“替我带声谢。”

段宜恩翘起腿瞥他,待伙计打个揖离开,才开口说话,夹枪带棒地逼着:“你突然带我来这个地方,就是为了多个人捧你相好的场吧?”

“说什么呢。”林在范正色道,“我是看你整天无所事事的样子,才好心带你来的。”

顿了顿,他咳了一声,眼神有点窃喜:“哎,你真觉得他是我相好啊?”

“我忙得很。”段宜恩冷哼一声,不回答他的话,只是低头开始整理有些凌乱的袖口。

“看不出来。”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林在范也撇撇嘴,捧起了茶杯。

楼下突然喧闹起来,二人双双被吸引,几乎同时把眼神投向了声音的来源处。

“啊!”林在范一拍手,激动起来,“今天晚上是他们当家旦角儿的大戏。”

他颇有些得意地看着段宜恩:“这可是一票难求,你看,多少人挤在门外呢。”

屋外的确是一片乌泱泱,段宜恩看了一眼,神色丝毫没有软化,只冷笑道:“无聊的人办无聊的事。”

林在范想冲他那张天仙脸来上一拳。

骚动的宾客们渐渐安静下来,随着一道扬高的古琴调子,一抹黛色旋上了舞台。

“将军啊——”不是柔媚婉转的戏声,却带着出乎意料的娇甜,音调尖尖的,嗓音于落下之处漫上两分哑色,唱腔哀伤,呜呜咽咽半晌不见气绝,台下听客只觉得胸口发闷,心头一块肉像被抓起来翻来覆去地揉掐一般,不知不觉的,眼中就带了几分涩意。

林在范也沉默了下去,段宜恩更是瞬间就没有了声儿。

台上的人缓缓将遮挡住了脸的手臂移开。

一点点露出一张淡妆的容颜。

先撇开精致的五官,首先最能引起人们注意的,一定是那一双眸子。

是没有任何侵略性的圆圆的杏眼,如两点浓墨般漆黑,里面仿佛有无数的小钩子,都不用他费力,只消将那眼睛轻轻一眨,便能轻而易举地把人的七魂六魄都勾走,空留一副游荡的躯壳。

嘴唇上了胭脂,那一点朱色看的人心痒难耐,迫不及待地想要一亲芳泽。

最让人叫好的就是眼尾一抹绯红,因为皮肤是雪白的,于是就格外的显眼,随着那眼波流转,一颦一笑,生动得像是要变成一尾红蝶飞出来一般。

绝色佳人,举世无双。

段宜恩在二楼的围栏边,一动不动,生生把自己站成了一尊雕塑。

林在范比他醒神儿得快多了,这会儿一直在段宜恩耳边唤他:“段宜恩?段军官?”

段宜恩丝毫不理睬。

“贵客来了,有失礼数,还请多多包涵。”一道温润的声音突然自身后响起。

林在范回过头去,看到一袭素袍的朴珍荣并刚刚的那个伙计一起站在雅间门口,笑盈盈地看着他。

“哪里。”林在范竟然有点紧张,抿了抿发干的嘴,才举着茶杯道,“很好喝。”

“粗茶而已,林军官不要笑话。”朴珍荣颔首微笑,“这位是?”

“啊,是我的发小,段宜恩。”林在范赶紧拿胳膊肘捅捅如入无我之境的段宜恩,被对方“啧”了一声,不耐烦地打开。

“……”林在范险些变脸。

“段将军么?”朴珍荣神色不变,弯了弯腰,“久仰大名。”

林在范放下杯子:“那个……朴……”

“叫我珍荣就好。”朴珍荣笑起来,“林军官也是这里的熟客了。”

“好……”林在范搓搓手,“珍荣啊,我想问……”

“他是谁?”

清冷的声音突然横插一道,原来是段宜恩不知什么时候转过了身,直接站到了朴珍荣面前,无形但带着绝对威压的气场让小伙计瑟瑟地后退了两步。

“就是台上的那个。”林在范生怕朴珍荣听不懂段宜恩简洁到了极点的问话。

“他吗?他是我们梨园的当家男旦。”朴珍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无表情的段宜恩,缓缓地开口道。

“王嘉尔。”


——TBC——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