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猫猫猫闲w

我skr没有感情的写手/比心w

[宜嘉/带伉牵] The Imagine World(1)

再次深夜发文/噫

可能是中长篇/ HE

天才科学家团x正直警探嘎

电影带来的梗√/可是名字想不起来了orz哪位小可爱认出来了请告诉我!我会注明的√

会触碰到比较深奥的东西……吧?/看看就好,不要当真/毕竟我也就那个水平了叭(划掉)

惯例带牵绊伉俪一起耍w

私设如山/ooc/意识流

对自己开坑/填坑速度的比值绝望了……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十分感谢!

正文如下↓

这是王嘉尔第三十一次没有敲门就闯进林在范的办公室。

“TIW必须关掉!永远关掉!消失!”

这也是王嘉尔第三十二次激动到扯住了林在范的衣领大吼。

“Jackson。”林在范冷静地和他对视,“注意你对上司说话的态度。”

该死,他是不是该去健身了,盛怒之下的王嘉尔简直快把他勒断气了。

“……”王嘉尔狠咬了下嘴唇,还是松开了手,后退了两步。

林在范摸摸发红的脖子,心有余悸地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衬衫。

终于,他恢复了好整以暇的姿态 ,抬眼看着因为情绪起伏而脸色发红的下属,“突然又怎么了?Jackson,我需要你对刚刚所做的一切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喔……”王嘉尔似乎被问到了痛点,他在原地来回地转了两圈,深呼吸了一下,才咬牙切齿地道:“女孩。”

“什么?”

“我说,女孩。”王嘉尔把一张纸重重拍在林在范桌上,“一个TIW的客户,女干杀了一个女孩,在我管辖的区域内。”

“一起杀人案。”林在范拖过纸张来看了一看,他皱了皱眉,眼中露出两分伤心之色,“我很遗憾。”

“有什么用吗?!”王嘉尔冲他吼一句,“你知道我需要的不是这个!”

“Jackson!”林在范也猛然站了起来,“你知不知道TIW背后是谁在支撑?”

“管他是谁!”王嘉尔毫不示弱,“那你知道TIW是什么样的?最脏最恶心最没有底线的地方!”

他突然像是被抽掉了所有力气一般,声音低哑了下去:“他们……那群客户……只需……交一大笔钱,就可以进入其中,尽情地去凌虐那些……无辜的人。”

“是仿生人。”林在范纠正他,“机器。”

“可他们有痛感也有情感!”王嘉尔猛地抬起头,眼睛狠狠地印着一圈赤红,“被迫经受着周而复始的凌辱和虐待,连死亡都是一种奢望。每次睁眼都是新的一天,哦,多好的生活?可他们根本活不到第二天!还不如给他们一个彻底的解脱!”

“王嘉尔。”林在范不得不再次稳定王嘉尔的情绪。

王嘉尔失望地看着他,“……JB哥。”

他喃喃地道:“我是相信你的。”

“Jackson,我还有工作要忙。”林在范转过头去,拿起了一摞文件。

“……”王嘉尔慢慢地转身离开,“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直到办公室的门被关上,林在范才长叹一口气,把自己放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他用早在上周处理完的文件盖住脸。

“Jackson……”他闭上眼睛。

“我也是相信你的,祝你好运。”

“Mson136正在修复……”

冰凉的机械音在宫殿一般的实验室里回响。

正记录数据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抬起头,一双水晶球一样漂亮却毫无感情的眼睛锁定在了面前巨大的玻璃罐上。

直到里面的“女子”被自动运送出来,男人才放下纸笔,走上前去,随手将一些仪器打开,把很多线依次粘在了“它”的脸上。

“看着我。”男人的声音低沉性感,语气却不容拒绝。

“女子”真的听话地睁开了眼睛。

“现在,什么都不要想。”男人转过身,迅速地调试着机器,直到屏幕上弯曲杂乱的线条慢慢拉直成了一条,才停下手来。

然后他按动按钮,“女子”就又闭上了眼睛,被那张椅子运送了出去。

男人的脸色毫无波澜,戴上了口罩,便重新站到了其他的大型仪器前写写画画。

“辛苦了,真的麻烦您了。”突然响起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门口站着两个男人,一个一袭标准黑西,笑眼弯弯,另一个则是一身明亮的粉红色,此时正拿着墨镜,打量着这个实验室里的一切。

男人手上游刃有余的动作没有停,但也完全没有理睬他们。

说话的男人丝毫不见恼火,微笑着侧过脸对旁边的人道:“Bam总,这就是我说过的,那个科学家。”

并唤作“Bam总”的男人歪了歪头:“就是他吗?TIW的核心人物?”

“当然,没有他研发出来的仿生人,TIW怎么会存在?”

“唔……”男人摸了摸下巴,一番沉吟之后终于笑了起来,递过一张名片,“朴先生何必这么客气,叫我Bambam就好。”

“好。”朴珍荣勾了勾嘴角,和他握手,“那Bambam先生就也别那么生疏,叫我珍荣吧。”

“当然可以!”Bambam大笑,可随后便做出了疲惫的神色,“啊,今天去了好多地方,累了。”

“既然Bambam先生感到疲倦了,那我们去……”朴珍荣察觉到他的言下之意,巧妙地给生硬的话题留白,“我知道一家咖啡厅,餐点很棒,也很适合聊天。”

“那走吧。”Bambam挑一挑眉。

“啊,请稍等。”朴珍荣突然站住了,带着点歉意地给Bambam微鞠了个躬,随后便面朝实验室,很庄重地弯下腰去。

“段宜恩先生,我们先离开了,希望我们没有影响到您。”

“祝您成功。”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