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猫猫猫闲w

我skr没有感情的写手/比心w

[宜嘉]论老公和猫咪的兼容性


人不如猫段先生x狂热猫控王先生

ooc/意识流/私设

长篇和BE可以说是刚有个雏形叭/我差点当场去世

所以码个短打甜一下自己w

注:真的打的很匆忙!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十分感谢w

正文如下↓

段宜恩一直在想,明明王嘉尔的外号叫“王puppy”,为什么却是个猫奴?

还是骨灰级死忠粉那种级别。

所以段宜恩非常、非常、非常不开心。

其实吧,大家都很能理解段宜恩,也很担心如果王嘉尔继续这么沉迷吸猫,段宜恩迟早有一天能把自己给作死。

就比如说上次。

“啊啊啊兔兔的毛好软快让我抱抱!”随着一声尖叫王嘉尔已经扑了过去,把那只起名叫“兔兔”的白猫紧紧搂进怀里。

一旁被完美无视的段宜恩沉默了一下,随手把朴珍荣拉过来。

“我软吗?”

朴珍荣觉得他应该是听错了,毕竟没有男人肯说自己软:“啥?”

“我身上的毛软吗?”段宜恩字正腔圆地重复一遍。

朴珍荣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他现在敢确定是段宜恩的脑子出了问题。

“咳……”读书人严谨地措着辞,“首先,Mark,你身上没什么毛,然后……它也不软。”

“……”段宜恩沉默良久,“那你,把它变软。”

“???”朴珍荣是个正经人,此时此刻他只觉得段宜恩疯了。

治不好的那种。

最近王嘉尔在重点照顾那只名叫“皮卡丘”的橘猫。

对,就是那句“十只橘猫九个胖”里的第十只,压垮炕的那只。

王嘉尔照顾得那叫一个体贴周到无微不至,煮条小得不能再小的小鱼给那只胖橘当点心自己都还要戴着副眼镜坐那里挑刺,一挑就是半个小时,直挑到全都是白花花的鱼肉,才算大功告成。

于是段宜恩永远不会干涸的醋坛子,又翻了,大有水漫金山的气势。

这次受苦的是Bambam。

Bambam只是过来找他Jackson哥玩,看到这阵势也吓了一跳,连连追问王嘉尔这只猫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

“哦,它刚绝育。”彼时王嘉尔还在和一碗鸡肉什锦猫饭作斗争,擦擦汗回答了一句。

“这样啊。”Bambam点点头,心中突然涌上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段宜恩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Bambam一愣,立刻直奔段宜恩房间。

门被他气喘吁吁地撞开,那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抢救病人呢,不过现在看来也差不多。

果然,段宜恩正盘着腿坐在床上,一手拽着裤腰,一手拿着菜刀,万分认真地比划着什么,看方向,看架势,还真是奔着绝育去的。

“哥你冷静啊!!!”

Bambam破了音的尖叫让段宜恩手一抖,刀就掉了下去。

直直切在了他的关键部位……两厘米之外的床单上。

Bambam扑过去把刀拿在手里,迅速后退了几米。他觉得,事情已经严重到不得不管的地步了。

第二天段宜恩就被拉进了一个叫“Jackson哥今天也是猫控吗”的QQ群。

正中痛脚,简直像是在嘲笑他一样,段宜恩愤怒地退了出去。

又被拉了进来。

“留步!”是Bambam,“等一下!Mark哥!我们真不是嘲笑你!”

“我们是想要帮助你!”正所谓夫唱夫随,金有谦紧跟着发了话。

“Mark啊,对不起,身为你的好朋友,我这才知道你竟然一直都过得这么凄苦。”是痛心疾首的林在范。

段宜恩内心毫无波动。

敢情昨天晚上特意打来电话,结果接起来对面就是一通“哈哈哈哈哈哈哈段宜恩你也有今天”的家伙不是他林在范?

呵呵。

“情况确实有点严重。”说话的是读书人朴珍荣。

“啊?到底怎么回事呀?”只有崔荣宰一个人还处于懵逼状态。

“啊。”朴珍荣和林在范同时发现了不对,两个人一起尴尬地潜水了,似乎在犹豫到底该老老实实地把段宜恩绝育未遂的伟大壮举告诉单纯的崔荣宰,还是干脆先把他踢出群,其他的事日后再解释。

“荣宰哥还不知道吗?”金有谦已经发送了一个气泡,“Mark哥为了和猫争Jackson哥的宠,把自己给割了。”

“……”

一阵让人窒息的沉默。

段宜恩险些睁着眼睛气晕过去。

朴珍荣反应快,连连打了几个小气泡:“是差点!差点!还没割呢!再说了,你Mark哥可能也就是只想吓吓人!”

“对对对!”Bambam也赶紧地道,还不忘了给金有谦开脱,“有谦米刚刚打字急,漏打了。”

崔荣宰一直没有说话。

直到五分钟后,他才发出了一个气泡:“Mark哥……是个狼人。”

“……”段宜恩面无表情。

事已至此他已经面子里子都丢了个干净,索性也就放开了聊:“所以该怎么办?”

“……”

群里又是一阵沉默。

“其实吧……”Bambam犹犹豫豫地甩出一个半透明气泡,“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就是……想先弄个群商量一下嘛。”

“……”段宜恩站起身来。

他发誓,他如果不好好地把他们给揍一顿泄愤,他就永远斗不过那群猫!

结果想到这段宜恩心头又蓦地一阵悲凉。

到底是老公重要还是猫重要?他段宜恩都沦落到和猫争宠还争不过的地步了吗!

不行,这个事情,必须要和王嘉尔好好谈谈!

段宜恩的忍耐终于到极限了。

段宜恩气势汹汹地在起居室找到王嘉尔的时候,对方正坐在地上逗猫。

王嘉尔怀里抱着一只蓝眼睛的布偶猫,轻言细语地哄着:“团团乖,要不要吃东西呀?”

布偶猫“喵”了一声。

“想吃吗?”王嘉尔赶紧伸手去摸旁边的小零食,结果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到。

段宜恩蹲下身,把那个蓝色的袋子塞进王嘉尔手里。

“啊,在这里。”王嘉尔赶紧倒出了几颗颗粒物,送到了布偶猫嘴边。

布偶猫拿肉垫按着他的手指,很矜持地伸出舌头将食物吃了进去,末了,再舔舔他的指尖,惹得王嘉尔“咯咯”笑个不住。

段宜恩看得简直是心头火起,上前把王嘉尔还伸着的手握着扯过来捂进自己怀里,瞪着布偶猫:“看什么看。”

“?”王嘉尔转过头来,看到是段宜恩,眼睛一弯,“你来啦?”

“嗯。”段宜恩蹲着,直直看着他。

王嘉尔被看得害羞了,耳朵尖红红的:“干嘛呀……”

嗯,这个时候应该亲上去了。

段宜恩脑袋上的小灯泡一亮,伸手扶住了王嘉尔的脸颊,慢慢地凑了过去。

王嘉尔很配合地闭上眼睛。

就在嘴唇相距仅仅只有一厘米的时候,“皮卡丘”睡醒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吃的吸引了,“喵嗷”一声就跳了过来,恰恰好地,撞碎了旖旎缠绵的空气,也惊醒了半闭着眼的王嘉尔。

段宜恩深吸一口气,开始挽袖子。

“皮卡丘饿了!”王嘉尔手忙脚乱地跳起来,刚要去拿吃的,又想起了段宜恩,赶紧弯下腰在他唇上连着啾啾了好几下,“Marky别生气啦……它也不是故意的,我马上就回来。”

段宜恩坐在地上目送王嘉尔急急匆匆地冲去厨房,扬声喊了一句:“小心滑倒!”

对方没有听见,在厨房门口一个踉跄。

还像个小孩子。

段宜恩托着腮看着他,有点无奈地笑起来。

皮卡丘和团团走了过来,亲昵地蹭着段宜恩的裤脚坐下。

“嗯?”段宜恩伸手摸摸团团,又呼噜一把皮卡丘的头毛,“妈妈还没有回来,爸爸可没有吃的。”

收回手,段宜恩幽怨地盯着两只猫看:“早知道当时不养你们的。”

皮卡丘是他在小区捡的,而团团是他和王嘉尔一起在宠物店买的。

还有大团、二团、兔兔……要么是捡的,要么是买的,数量已经十分可观。

名字全是王嘉尔兴致勃勃一个一个起的,很多时候他一喊“团团”,段宜恩总觉得是在喊自己。

结果不是,就很难过。

这时,王嘉尔的拖鞋声“嗒嗒嗒”响起了。

王嘉尔带着满额头的汗快步走进来,把手里精致的小碗一放,人也松了口气,坐下来,把自己放进段宜恩怀里。

段宜恩反手抱他,贴着汗湿的颈子蹭蹭:“怎么这么累?”

“不累,热的。”王嘉尔把他的脸推开一点,“汗好脏的。”

“哪里脏。”

就这么腻腻歪歪了一会儿,脑子像泡在蜜糖罐里的段宜恩终于想起了正事。

“宝宝。”正宗的低音炮在刻意想苏的时候总能做到精准的取向狙击。

王嘉尔明显的很吃这一套,软着嗓音哼了两声,怎么了呀Marky。

段宜恩很严肃地指一指一屋子或睡或吃的猫:“老公重要还是它们重要?你更爱我还是它们?”

“嗯……”王嘉尔拖着尾音,神色却不像是犹豫,倒像是羞赧。

段宜恩屏住呼吸,安静地等待他的回答。

王嘉尔的脸一点点绯红,他有点不安地把还在吃饭的团团抱在了怀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它的毛。

他终于开口了。

“老公……和猫咪一样重要。”王嘉尔把眼睛垂下去,又不时地将目光抬起来,他看起来简直要熟了,“老公……我……额……我爱你……”

王嘉尔结巴起来了。

段宜恩所有的火气被这一句话浇灭得干干净净。

皮卡丘挨着段宜恩,蹭他的手背。

段宜恩笑着摸摸它,一点一点靠近王嘉尔。

现在,该他好好安抚一下害羞的王puppy了。

——end——

林在范:Mark呢?怎么半天没动静?

Bambam:Mark哥不会真的做到了无麻绝育吧?!

金有谦:哇,直接拿着菜刀吗?切哪里啊?

Bambam:肯定是切重点部位啊。

崔荣宰:我记得公猫绝育叫“摘铃铛”……所以应该不用切……额,那里吧?

朴珍荣:请你们不要说了,我有画面了。

Bambam:想不到你是这样的珍荣哥!

崔荣宰:啊……我好饿,大家一起去吃饭吧?

林在范:好啊,我听说街角新开了一家泰国菜馆。

Bambam:我知道!那里的泰国菜超级正宗!就由我double b带着大家去吃!

金有谦:那走吧。

朴珍荣:等我换个衣服。

崔荣宰:诶……这个群……是干什么的来着?

林在范:……

Bambam:……唉,算了算了,反正也联系不到Mark哥了,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有谦米来接我!我要和你一起去!

金有谦:好的(*^ω^*)

【“Jackson哥今天也是猫控吗”已解散】

评论(12)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