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猫猫猫闲w

我skr没有感情的写手/比心w

[宜嘉/牵绊]Bambam也是大人了!

依然是甜滋滋的宜嘉和牵绊x
也依然是在长篇和BE中石乐志的无脑现背小甜饼/扑街
都快写成Bam宝的系列了x
ooc,意识流/搞基宿舍什么样真的是瞎写,私设是单人单间【划重点】
日常吸爆牵绊的可爱w
我们忙内也长大了呀♡

Bambam这个小孩,一直活得单纯又快乐。

就算后来谈了恋爱,对象也是比自己小又百依百顺的奶音小可爱金有谦,简直不要更人生赢家了。

直到一天晚上,他无意中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Bambam用他所有的社会鞋发誓,他那天真的只是起了个夜。

晃晃悠悠地摸黑走过走廊,Bambam还贴着金有谦的房门使劲儿地听他睡着时的呼吸声,即使什么都没听到,Bambam离开的时候也颇为心满意足地嘿嘿傻笑了好几声。

结果回来的时候,Bambam突然看到了一抹在黑暗中极其明显的光亮,而且似乎……就挨着金有谦的房间。

当时就把Bambam吓了一跳,踩着拖鞋急急忙忙地冲过去看情况。

哦,那是他Jackson哥的房间。

Bambam瞬间一脸冷漠。

Jackson哥就无所谓了,反正他是前击剑运动员,就凭那宽肩窄腰八块腹肌,一打八都不会有问题,再说了,对面就睡着极限武术担当Mark哥呢。

这么想着,Bambam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金有谦的房门。

嗯,安全。

“……”过了一会儿,本来已经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Bambam折了回来。

算了,还是看看Jackson哥。

危险肯定是不可能的,那会是什么呢……唉,好奇心害人啊。

Bambam轻手轻脚地来到房门前。

门开了一条小缝,应该是有人进去过,并且没有把门关好。

想象力丰富的Bambam一下子就绷紧了神经,脊椎骨一阵一阵的发凉。

他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凑到门缝前,心惊胆战地朝里瞧。

小夜灯是开着的,又柔和又明亮,借着光线,Bambam能看到床上鼓起的一团被子,还有王嘉尔露着的通通红的脸。

嗯?怎么肥四?那缕金发是他看错了吗?他Jackson哥最近不是深棕色头发吗?

Bambam心里正疑惑,王嘉尔就出声了。

“等一下……Marky……唔……别碰那里……啊……”

“???”

平日里A爆的性感烟嗓此时又甜又软,连可爱担当Bambam都想感叹一句,这是什么软妹公主小娇娇,可爱程度简直快赶上他家有谦米了。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金有谦突然开门了。

而此时……

时尚小帅哥Bambam,正穿着单薄的睡衣,趿拉着一双毫无形象的拖鞋,顶着一个充满了抽象美感的鸡窝头,弯着两条筷子腿,趴在王嘉尔的房门前,一脸懵逼。

哦,所谓抽象美感,就是所有人都觉得它奇丑无比,可单从美学上来讲,它还是美的,对,就是这样。

金有谦僵在原地。

“……”二脸懵逼。

还是Bambam反应快,在金有谦的小奶音马上就要划破寂静长夜之时一下子跳了起来,眼疾手快地捂着他的嘴冲进了房间,还顺手关上了门。

“有谦米啊……”Bambam欲哭无泪,在黑暗中拼命试图复原自己的头发,以挽救在金有谦心中的美好形象。

“你听我说……额……”抓了半天,Bambam感觉自己的头发抢救无望,只好转而握住了金有谦的手,准备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好歹先把这尴尬的处境给缓和缓和。

但他“额”了半天,才悲伤地发现,半夜被男朋友发现自己以一个猥琐的姿势趴在朋友房门口疑似偷窥这件事,根本解释不清楚。

“你手好冷。”金有谦终于从极度的震惊之中缓过来了,握着他的手给他哈气,“穿得少了,明天穿厚一点的睡衣。”

“好……”Bambam一时感动得要命,等反应过来两人已经躺上了床睡觉。

金有谦像只大型犬一样抱着他,身上是温暖的,特别舒服。

只是金有谦虽然睡着了,Bambam却还在黑暗中悲伤地睁着两只眼睛望着天花板。

自我安慰半天无果,为了让本就毫无形象可言的鸡窝头不再加上两个更没形象的黑眼圈,Bambam决定给自己找个合适的背锅对象。

都怪Jackson哥!大半夜的搞什么!门都不关!不然他也不会这样!

嗯,满意了,Bambam转个身,把头埋在金有谦怀里,安心地睡着了。

“Jackson哥你看你昨天晚上干的好事!”

第二天一大早,王嘉尔就被顶着两个大黑眼圈脾气格外暴躁的Bambam吼得一脸懵逼。

“我昨天晚上干什么了?”王嘉尔万分疑惑地问到。

哦,插一句,自从Bambam谈恋爱之后,大哥对他的威慑力就直线下滑,大有一种“我谈恋爱了我怕谁”之感。

况且今天理亏的也的确不是他。

段宜恩安静地在一边给王嘉尔剥鸡蛋,看Bambam面红耳赤又气势汹汹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测。

他扯扯王嘉尔的衣角,凑过去小声道:“凌晨两点半。”

“两点半?”王嘉尔重复一遍,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一下子也通红,完全可以和桌上那盘辣白菜里的红辣椒媲美。

看着王嘉尔埋着头不说话了,Bambam决定近一步击溃对方的心理防线:“Jackson哥你说!你是不是很过分!”

王嘉尔羞耻又愧疚,简直快把脑袋钻进地缝里去了。

段宜恩不乐意了。

大哥敲敲桌子,飞过去一个眼刀:“Bambam!”

Bambam一哑,转头看看冲他笑的金有谦,在心里给自己壮壮胆,还是决定无视大哥的威严:“我昨天一宿都没睡着!你在房间里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呢!”

“哦?”没等到王嘉尔回应,段宜恩倒是歪着头笑起来了,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心里凉飕飕的。

Bambam咽一咽口水,还没接着说话,段宜恩已经冷笑着道:“你Jackson哥在屋里偷偷干自己的事,你睡这么远,哪里会影响到你?况且你问问,有谦被影响了吗?”

“嗯?”战火的转移让金有谦一愣,但毕竟这边是Bambam,他毫不犹豫地准备颠倒黑白睁眼说瞎话。

“我……”段宜恩打断了准备说话的金有谦。

他其实根本就没打算让Bambam的第一支持者金有谦回答。

他甚至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给Bambam施压,同时一锤定音:“结合你说Jackson是偷偷摸摸的,所以,我有权质问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Jackson房门口干什么呢!偷窥吗?”

K.O!

Bambam差点把盘子掀翻。

你哥永远是你哥,更何况还有LA流氓这一层光环加持,三言两语间不止成功扭转劣势,还将Bambam不容置疑地定了罪。

“我偷窥?”Bambam一拍桌子也站了起来,“你”了半天,却愣是说不出下半句来。

似乎……没什么好争辩的……

唉,还是太年轻啊。

好好的兴师问罪被段宜恩玩了一招漂亮的偷梁换柱,被噎得无比憋屈的Bambam径自回了房间郁闷。

有人敲门。

是王嘉尔。

可别提了,Bambam看到他就更噎了。

只见王嘉尔一脸严肃地在Bambam面前一坐:“Bambam,我最可爱的弟弟。”

“啥事儿,说吧。”Bambam一脸生无可恋。

“不对,你应该怎么回答我?”王嘉尔很有耐心,哄小孩儿一样。

“我最亲爱的Jackson哥哥。”Bambam终于抬起头来,毫无灵魂,“啥事儿,说吧。”

“……”王嘉尔抿着嘴一副难为情的样子,不停地摸耳朵,摸了耳朵摸头发,摸了头发摸项链,摸了项链摸手链……

“行了我知道这是Mark哥的情侣款!我好好听你说话行了吧!有本事别叫Mark哥来!”Bambam崩溃地跳起来,按住了王嘉尔的手大喊道。

他Jackson哥,看着人畜无害,人送外号“王馒头”,可要是切开了,绝对“滋滋”往外冒黑水儿!

王嘉尔一脸无辜地放下了手。

Bambam瘫在他面前:“有话快说。”

“咳……Bambam,你昨天晚上都看到了什么啊?”王嘉尔捏着睡衣角,声音小到几乎听不清。

“没看到什么。”Bambam照实说,“就是听到了你在说什么‘别碰那里’,哦,你还喊了Mark哥的名字……”Bambam越说声儿越小,直至彻底哑火。

王嘉尔红涨着脸看他。

“……”Bambam差点把眼珠瞪出眼眶,“不是,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们……”

Bambam虽然在队里是个小孩,但怎么说也成年了,很快反应过来之后只觉得没脸再见王嘉尔:“你你你……你和Mark哥……”

“你还说!”王嘉尔也脸皮薄,气得吼他。

“对不起……”Bambam乖乖认错。

王嘉尔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Bambam的反射弧长得简直可以绕地球七千七百七十七圈,某奶茶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空气尴尬而沉默地发酵着。

“那个……”还是Bambam忍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地开口问到,“Jackson哥,你和Mark哥,怎么……额……”

“???”

王嘉尔震惊地看着他。

“咳咳,怎么说……”Bambam也红了脸,“怎么说,我也成年了吧,这种事……这种事也应该……”

“我怎么知道!”过度的羞耻让王嘉尔毫不犹豫地睁眼就说大瞎话,甩下一句“找你Mark哥问去”就逃也似地离开了Bambam的房间。

Bambam必须要再说一次。

今天他恨他Jackson哥,恨得咬牙切齿。

谁能告诉他,怎么把眼前这尊大神给请出去?

王嘉尔毕竟还是很疼他最可爱的弟弟的,都不用Bambam行动,他就火速把段宜恩给叫了过来。

而此时……

段宜恩正淡定地端着水杯坐在Bambam对面:“你有什么要问的?什么都可以问。”

一向话少的大哥为了弟弟的求知欲,显然已经做好了长篇大论的准备。

谢谢你哦。Bambam面目狰狞地想着。

“我……我……我我我……”Bambam提不上气来,最后他心一横,终于闭上眼大吼道,“我就想问,两个男的该怎么,怎么做那种事啊!”

“砰”

段宜恩打翻了水杯,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这种搜索引擎就能告诉你的东西,你要拿来问我?”

“你问我想问你什么啊!你不是说什么都可以吗?”可能是因为已经豁出去了,Bambam索性也不要脸了,理直气壮地吼他。

“……”段宜恩捡起水杯,“好吧。”

哇塞,让Mark哥吃瘪的感觉,爽翻天!

Bambam在心里疯狂大叫,面上却还要装得波澜不惊:“嗯,你说。”

“你在心里暗爽,别以为我不知道。”

“……”Bambam低下头,“我错了。”

下午五点半。

结束了一下午常规科普的段宜恩慢慢地喝了口水,看起来像去了半条命:“我说完了。”

“……”Bambam把自己像烙饼一样平摊在床上,“Mark哥再见。”

他真的,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还可以用后面……嗯……

段宜恩握上门把,又停下了脚步:“对了,但我不觉得我说的东西,你能对有谦用上。”

“为什么用不上?”Bambam真的是个货真价实的傻白甜,他真情实感地很疑惑地看着段宜恩。

对方歪着头看着他:“需要我讲一下实战经历吗?”

“不用!”Bambam想也不想,洒脱地一挥手,“我才不要按你的路走!我要自己创新!”

段宜恩神色不变,耸耸肩:“好,那可不怪我了,我也可以去向Jackson交差了。”

他挑了挑眉,又挑衅道:“如果实战里你能用上我说的那些东西,你就是我哥,怎么样?”

“一言为定!”条件太诱人,Bambam想也没想地一口答应。

“实战完了,你可以找你Jackson哥交流一下感受,然后让有谦来找我,我给他说一下善后的事情。”

沉浸在喜悦中的Bambam,没有听到段宜恩最后这句轻描淡写的嘱咐。

小朋友还是嫩啊,他大哥,可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Bambam当晚就想实战一下。

结果苦于什么都没有准备,只好沮丧地准备延期,好在段宜恩好心借了他东西。

“谢谢啊Mark哥。”Bambam豪气地拍拍他的肩膀,“作为攻,我们就是要互相帮助的嘛。”

小孩这些名词学得还挺快。

段宜恩似笑非笑,没有回应他。

王嘉尔在一旁把头埋在被子里装鸵鸟,臊得直拿手掐段宜恩腰上的软肉,还不忍心去打碎Bambam的美梦。

Bambam开开心心地走了。

王嘉尔这才从被子里冒出头来,摇摇头望着Bambam渐远的背影叹气。

“不用担心他。”段宜恩弯腰在他唇角偷了个带着芝士甜味的吻,“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把昨天没做完的事完成比较好,嘎嘎。”

Bambam万分激动地站在金有谦面前。

金有谦被他过分的激动吓到了:“怎么了?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那个啊……”Bambam搓手,“有谦米,毕竟我们,都是大人了对吧?大人……就应该做点大人的事情……额……所以……”

金有谦的视线落在Bambam通红的脸上,又落在了床头柜可疑的管状物上。

他似乎明白了,脸也瞬间和Bambam凑了个标准的夫妻相:“你……我……”

“你明白了对吧?”Bambam咽一咽口水,看金有谦红着脸点头,心下一喜,抬手把对方的下巴捏过来,试探性地在他唇边亲了一口。

开始得顺理成章。

Bambam如他自己所料地一直占据着主动权,金有谦也很配合,一米八多修长的个子,Bambam一发力,竟然就顺势软软地倒在了床上。

只是……毕竟是个标准的刚成为大人的小孩,Bambam在一个深吻之后就没了更进一步的动作。

他看着金有谦白皙干净的脖子发愣。

应该……是要亲出个草莓对吧?

额……怎么亲?

Bambam于是就尴尬地僵在了那里。

这不怪他,毕竟刚刚那个深吻还是在他像啄木鸟一样啾啾啾地差点把金有谦的嘴唇亲肿的时候,对方终于忍不住道:“吻,要把舌头伸进去对吧?”

“哦,对对对!”Bambam才恍然大悟。

金有谦从善如流地把两条长腿缠在Bambam腰上,很耐心地看着他手忙脚乱地读润滑剂上的说明。

读完了之后Bambam终于信心满满地准备进行下一步,结果却直接败在了金有谦的牛仔裤下。

“你还……还没脱的呀……”Bambam颤颤巍巍地摸上金有谦的裤扣。

结实的小腹随着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

“……”Bambam开始解扣子。

牛仔裤是宽松的类型,可Bambam愣是解了十分钟,都没有解开。

金有谦静静地把手放在身体两侧,不去干扰他。

“……”Bambam看上去快哭了,“那个……咱们今天要不先……等准备好了再……”

“让我试试吧?”金有谦坐起身,顿了一下,拿过了Bambam手里的润滑剂,“我应该可以的。”

Bambam还没有反应过来,两人的位子就倒了个个儿。

“有谦米加油!”Bambam这个小迷糊蛋,完全察觉不到即将到来的危险,还大松了一口气,乖乖把两条筷子腿搭在金有谦臂弯里。

“可能会有点疼,要告诉我哦。”

金有谦笑起来,奶声奶气地道。

第二天。

Bambam趴在床上。

因为……他躺不了 。

王嘉尔坐在他旁边叹息:“太惨了,Bambam,我特意把你Mark哥找来教你,你怎么还是这么不争气。”

“……”Bambam流下两行泪水,“没办法,有谦米太可爱了,我一个恍惚就……”

“嘎嘎。”段宜恩突然探头进来,“今天吃火锅,我和有谦前天刚去采购的。”

“好。”王嘉尔应了一声,目送段宜恩离开,转头又看到Bambam扶着腰万分艰难的样子,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有谦很听你的话呀,怎么回事?”

Bambam犹豫再三,还是强忍悲痛,把昨天晚上艰难的前/戏过程描述了一遍。

“……”王嘉尔的表情变了。

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哦……他想起来了……

“嘎嘎,让我试试,我应该可以的。”

“Mark哥加油!”

——end——

全场最佳有谦米√

评论(17)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