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猫猫猫闲w

我skr没有感情的写手/比心w

[宜嘉]我的休息室在哪里

HP系列第二弹!后期会出现牵绊和伉俪√
话说第一弹好像有一点点伉俪x
依然是欢迎bug指出/鞠躬
瞎写/意识流/速摸

吃过晚饭,就要回休息室了。

回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王嘉尔站在赫奇帕奇队伍的队尾,严肃地思索着这个问题。

没错,他迷路了。

王嘉尔只是去上了个厕所,结果厕所也差点没找到,好不容易回来,发现餐厅里满满的人都已经走掉了,他赶紧顺着差点没头的尼克给他指的方向冲过去,结果就走到了一支长队伍后面,一路跟着走了下去。

他刚刚才听到级长介绍:“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有着很温暖的氛围……”

队尾还有一个少年,此时看王嘉尔一副着急的样子,便凑过来小声道:“嘿,你是赫奇帕奇的新生吗?感觉没有见过你呀。”

“我是格兰芬多的!”王嘉尔瞬间感觉找到了救星。

“格兰芬多?”少年一愣,“你怎么来赫奇帕奇的队伍?”

“……”王嘉尔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发,“我迷路了。”

“啊……”少年似乎忍了一下笑容,“我记得格兰芬多休息室好像在八楼?总之你先去看看,最好早点跟上队伍吧。”

“谢谢!”王嘉尔立刻转身就准备跑,顿了一下,又折了回来,“那个……请问,这里是几楼?”

“你可真有意思。”少年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这里是地下。”

“谢谢……”王嘉尔又摸着头发准备走,被少年喊住。

“我是崔荣宰。”少年的声音很好听,让王嘉尔想到了滋滋蜂蜜糖,“交个朋友吧。”

“好啊,我叫王嘉尔,Jackson·Wang!”

王嘉尔边挥手边飞速移动,三秒内就已经跑远了。

“荣宰我们有缘会再见的!”

认识了个新朋友,王嘉尔很开心,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自己的队伍。

他“蹭蹭”跑上楼梯,一路不断有画像在冲他叫喊:“孩子,当心脚下!”

“我会的!谢谢您!”

王嘉尔赶路心切,脚下速度丝毫不减,终于,在到达八楼的时候,悲剧发生了,王嘉尔一个踉跄,向前扑去。

完了完了,鼻子要撞扁了。

王嘉尔绝望地想。

他跌入一个带着淡淡的薄荷气息的怀抱里。

“?”带着劫后余生之感的Jackson同学摸摸自己完好的鼻子,直起身来,刚要道谢,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好看的眼睛。

“Mark哥哥!”王嘉尔惊喜地大叫起来,“你怎么在这里呀!”

“……”段宜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揪着他的袍子把他提起来站好,“你跑到哪里去了?”

“额……”王嘉尔有些心虚,大眼睛左看右看,“我迷路了,不小心跟了赫奇帕奇的队伍。”

“迷路?”段宜恩一愣,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可是开学第一天,这个小迷糊蛋就能从格兰芬多迷到地下的赫奇帕奇去,这让段宜恩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放下去的心又迅速提了起来。

而且这回可放不下去了。

段宜恩觉得自己也真是画蛇添足了,休息室都没回就赶紧跑来找王嘉尔,结果他倒好,迷路迷去了和斯莱特林同一层的赫奇帕奇休息室,早知道如果自己先去了休息室,没准儿在那里就能把小迷糊蛋给带回来,也不用他气喘吁吁地自己跑上来八楼了。

“有时候真想把你放在我口袋里带着,哪里都跑不了。”段宜恩揉了揉额头,又拿出手帕给王嘉尔擦额上的汗,“跟我过来。”

王嘉尔乖乖跟在他身后。

段宜恩把手臂放到身后,还没动,王嘉尔就把自己软软的温暖的手塞进他有些发凉的手心里。

“……”段宜恩把他牵过来,还是决定不告诉他,自己只是想给他指个方向。

“你看。”段宜恩耐心地道,“这里是格兰芬多的寝室,口令你要问你的级长,把口令告诉门口的胖夫人,你才能进去。”

“那口令是什么啊?”王嘉尔有点懵,“这里没有人呀?”

“这个月的应该是……”段宜恩沉吟了一下,“Fibbertigibbet(花花公子)。”

“哦……”王嘉尔自己又念了一遍,“Fibbertigibbet……”

段宜恩拍拍他的肩膀:“早点去睡,我也该回去了。”

“Mark哥哥晚安!”王嘉尔扬起脸来看着他。

“嗯,晚安。”段宜恩微微弯下腰来,用嘴唇碰了碰王嘉尔的额头,“晚安吻。”

被给了一个晚安吻的王嘉尔的大眼睛看起来更亮了:“那我也要还给Mark哥哥一个!”

“……”段宜恩盯着王嘉尔嘴角的一小块奶油沉默。

王嘉尔踮起脚尖,嘟着嘴巴向段宜恩脸上凑。

“……”段宜恩内心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败给了王嘉尔闪亮亮的大眼睛,他认命地再次弯下腰去,任由王嘉尔“啪叽”把一个甜滋滋的吻连同那块奶油一起印在了他额上。

“好了,去吧。”

“Mark哥哥明天见!”

“嗯。”

段宜恩目送王嘉尔“嗒嗒嗒”跑到门前,和胖夫人念了句什么,门慢慢打开了。

王嘉尔又回头冲他挥手。

段宜恩点头示意自己看到了。

王嘉尔这才心满意足地走进了休息室。

他觉得自己这个迷路还是很值的,不然也不会遇到Mark哥哥。

直到睡了觉,王嘉尔都还窝在被子里偷笑。

诶,等等……Mark哥哥是怎么知道格兰芬多的口令的?

而十分钟后的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

“我亲爱的,重度洁癖的Mark!你是不是被人下了咒了!或者被整了!你知不知道!你的额头上!有一块奶油!白的!甜的!奶油!”

林在范尖叫着指着段宜恩的额头,语气带着一种要命的浮夸感。

段宜恩冷着脸甩过去一个静音咒。

“我乐意。”

——end——

小傻子,就算你不迷路你Mark哥哥也会来找你的呀,谁让你在他心里是最最重要的存在呢。

依然是那句话,蛇院你段哥,知道个狮院口令还奇怪吗x

没错,是刚听到Jackson小同学被分到狮院就立刻在晚饭时(强制)问到了狮院口令的你Mark哥了!

评论(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