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猫猫猫闲w

我skr没有感情的写手/比心w

[宜嘉/伉俪/牵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宜嘉伉俪带娃系列第一弹

宜嘉三口+伉俪三口+可爱荣宰老师!

两家世交好友设定

公式如下:

旅行家笔+摄影师桃=文科艺术谦谦

总裁团+金融精英嘎=理科财迷Bambam

什么家长什么娃/划掉

高中生牵绊!调皮捣蛋还早恋bushi

★私设:文理科不分班,实行走班制

周五回家啦!偷偷来个小短打w

朴珍荣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在他刚刚结束了一个时尚杂志的拍摄工作,开开心心准备回家的路上。

电话那头,年轻老师蜂蜜一样甜滋滋的嗓子生生说出了两分咬牙切齿的味道:“请问是金有谦的家长吗?请问您是否方便来一趟学校?”

“……”朴珍荣在心里挣扎了一下,认命了,“好的,我这就来。”

“感谢您的配合。”老师挂了电话。

朴珍荣无精打采地让司机调头:“去第七高中,麻烦您了。”

望着路旁飞驰而过的景色,朴珍荣心里越想越不踏实。

能让老师用这么一副口气叫家长去学校,除了金有谦把学校炸了,朴珍荣还真想不到什么别的原因。

他忍不住给人还在欧洲的林在范打了个电话:“在范?”

“嗯?”林在范好像心情不错,“怎么啦?你不是回家休息了吗?”

提起这个朴珍荣心里就冒火,没好气道:“还不是因为你儿子,老师把我叫去学校了。”

“有谦?”林在范似乎在一个人很多的地方,背景嘈杂,他的声音有些听不真切,“有谦怎么了?获奖了?你要去走红毯受表彰?”

“获个三脚架!”糟糕,朴珍荣要变成暴走桃桃了,“老师磨着牙跟我说的!肯定是有谦又闯什么祸了!”

“小孩子嘛,难免。”林在范倒是看得开,“到时候和他谈谈,没事儿的,别生气啦,生气对身体不好。”

真是说了等于没说。

“我先挂电话了。”朴珍荣突然看到了第七高中的校门,“到学校了。”

“宝贝加油。”林在范清亮的薄荷音格外温柔地传来。

朴珍荣瞬间消气。

“嗯,你也是,早点回来。”

“我下个星期就返程了。”

腻歪着挂了电话,朴珍荣深吸一口气,顺着地图的指引走向高二年级的教师办公室。

办公室里,除了年轻的班主任崔荣宰和委屈巴巴的金有谦,还有两个朴珍荣没有想到的人。

“Mark?Jackson?”竟然是几乎万年见不着人的段宜恩和王嘉尔。

两人都穿了一身黑色西服,打着领带踏着皮鞋,一脸严肃地站在崔荣宰面前。

再看那边,站在金有谦身旁噘着嘴的,不就是Bambam?

世界真小。

金有谦上了高中之后,朴珍荣和林在范就了解到段宜恩王嘉尔家的小孩也来到了第七高中,只是,他俩压根都几乎无法见着比他们还忙、整天坐飞机满世界乱转的段宜恩和王嘉尔。

还挺想寒暄一下的……

朴珍荣一点点挪到崔荣宰面前:“老师好。”

“啊,是金有谦同学的家长吗?”崔荣宰抬头看了看,“朴先生?”

“是我……”朴珍荣心惊胆战地点头。

“嗯……金有谦同学一直在校表现呢,比较听话。”崔荣宰撇了一眼低着头的金有谦,“但是,他今天和王文王同学,两个人打了一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他说我声音奶里奶气的,像小孩!”提到这个金有谦就委屈,声音拔高,更像小孩子在可怜兮兮地告状了。

“我那是夸你可爱!可爱你懂不懂?”Bambam也委屈,跳起来喊到,“谁知道你直接就动手了?”

“有谦!”

“Bambam!”

朴珍荣的呵斥声和王嘉尔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两个小孩瞬间又乖了,低着头不再吭声,小手指头在下面偷偷勾在一起。

“然后。”崔荣宰咬重了字音,“听说他俩打架,我就去处理这件事,结果到了教室,两个人就不见了。等我下了课回办公室,还没坐稳,就有同学来告诉我,他俩把学校下水道,给炸了。”

“我猜对了!”朴珍荣还没说话,王嘉尔就兴奋地一拍手,“Marky我就说吧,能把我们俩同时叫来,这小崽子肯定把学校炸了!”

“……”朴珍荣偷偷看了一眼崔荣宰的脸色,不敢说话。

“对对,你最厉害。”段宜恩宠溺地点头。

靠,段宜恩是被下了什么迷魂药。

Bambam在一边撇嘴:“老师,我只是想试试学校的化学药剂到底过没过期,事实证明,它是新的。”

“事实还证明,我说要请家长,就一定会请。”崔荣宰白他一眼。

朴珍荣把金有谦一拉:“你跟他一块儿去炸的?”

“对啊。”金有谦点头,“他说很好玩,我就去了。”

“……”朴珍荣想去买张彩票,他觉得自己的嘴开过光。

金有谦这死小孩,还真把学校给炸了。

“林先生职业特殊,可能一时不在本市,所以我只给您打了电话。”崔荣宰站起身来向朴珍荣颔首致意,“段先生和王先生恰好目前都有时间,我就把他们一起请来了。希望二位理解。”

三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当然。”

能看出来小崔老师也很累,他深吸一口气,抖出了一张,不,一沓白纸。

“……”朴珍荣咽口水,不会……要写检讨吧?

“孩子的一些过错,只让孩子承担,似乎有些不公平,家长在教育方面,也存在一定的过失。”崔荣宰很诚恳地道,同时把那一沓白纸分成了四份,Bambam和金有谦领两份,朴珍荣领一份,宜嘉夫夫俩领一份。

朴珍荣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所以,就麻烦您们和孩子一起,在办公室交几份检讨书。”崔荣宰坐回桌前,“写完,就可以离校了,哦,一千字以上。”

朴珍荣一口老血哽在喉头。

好惨。

朴珍荣悲愤地拉了个小凳子,坐在桌旁,看着那一沓白纸,只觉得很绝望。

再转头看看,王嘉尔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朴珍荣有种不祥的预感。

“老师啊!”王嘉尔突然一把握住了崔荣宰的手,用力眨眨眼睛,立刻,眼眶就湿润了,把见多识广的朴珍荣直看得是目瞪口呆。

段宜恩沉默着站在一旁,也是很难过的样子,是那种,隐忍的坚强,又不动声色地把王嘉尔的手拉开,又向他手里塞了张手帕。

王嘉尔拿起帕子,装模作样地擦了擦眼角,声音有些哽咽,却又故作坚强:“崔先……啊不,崔老师,关于Bambam这孩子,我和他爸爸其实心里一直都很愧疚。”

“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一直都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照顾他。家里的饭都是保姆在做,就连他小时候睡觉,也都是佣人给他念故事哄他入睡。偶尔我回家的时候,甚至连他的面儿都见不着。”王嘉尔声泪俱下,“每次一想到这里,我们心里也都很煎熬,很无奈。Bambam这孩子呢,从小就独立,什么事也都不用我们管,但是,可能是对我们没有时间陪他感到不满吧,他一直都很想让我们多关心他。”

朴珍荣清楚地看到Bambam一脸懵逼。

“你看,看到我们都来了,他就算写检讨,也很高兴。”王嘉尔回头,在崔荣宰看不到的地方使劲冲Bambam使眼色。

“啊……”Bambam站起来,在朴珍荣和金有谦震惊的目光中,瞬间就滴下了眼泪,“老师,谢谢您,让我能看到我的爸爸和daddy,我已经半年多,都没有和他们相处那么久了。”

然后他哭出声来。

朴珍荣眼睁睁地看着王嘉尔赞许地点点头,一回头,神情立刻又变得悲恸万分:“崔老师,我能不能提出一个不情之请?让我们先走吧,我和他爸爸想和孩子多相处一会儿。”

眼看他又拿起了帕子,朴珍荣知道,他也许要放大招了。

果然,王嘉尔一下子哭得厉害,段宜恩在旁边一把扶住了他,神情悲伤地拍着他的背,王嘉尔甚至哭得弯下腰去,还摆摆手拒绝了崔荣宰的纸巾:“毕竟,他三岁的时候就想去的动物园,现在我们都没带他去一次啊!”

表演完美谢幕。

在朴珍荣再一次震惊的目光中,傻白甜小崔老师的眼眶已经红了个彻彻底底,他哽咽着回握住王嘉尔的手:“对不起,我没有想到王同学的成长这么让人心疼。”

小崔老师又含着泪转向Bambam:“王文王同学,老师误会你了,老师在这里向你道歉。”

然后,在朴珍荣父子俩又双叒叕震惊的目光中,Bambam扑进崔荣宰怀里嚎啕大哭:“不!老师!我要谢谢您!让我能见到我的爸爸和daddy!真的对不起!老师!我下次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

场面一度让人潸然泪下。

然后,段宜恩和王嘉尔就在小崔老师感动的目光中,带着肩膀不断抽动(金有谦觉得他是笑的)的Bambam,离开了办公室。

临走时王嘉尔还转头冲朴珍荣眨眨眼。

朴珍荣看懂他的意思了:改天再聊。

聊你个三脚架。

那一家三口碰都没碰的白纸整整齐齐码在那里,似乎是在嘲笑着面无表情的朴珍荣。

朴珍荣觉得王嘉尔的金融高管一定是掺了水的,我呸,万恶的关系户。

他的文凭百分之一万也不是什么斯坦福,戏精学院的还差不多。

然后,在这种持续的哀怨中,朴珍荣和金有谦就一直写到了晚上八点。

金有谦趴在桌上哀嚎:“为什么我们不能早走呢?”

朴珍荣奋笔疾书:“谁让你没有两个戏精的爸?”

“……”金有谦濒临阵亡,“爸爸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朴先生,请问这句‘我保证我会做一个好戏精’,是什么意思?”

——end——

评论(33)

热度(359)

  1. Sitaminw猫猫猫闲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