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猫猫猫闲w

既然他们相爱,就一定会在一起💚

[宜嘉/牵绊/伉俪]鸳鸯锅不就是鸳鸯吃的锅吗?

宜嘉+牵绊+伉俪套餐√

带七崽玩!

伪现背,一发完,依然是无脑小甜饼


当王嘉尔带着自己的队友们回国玩儿的时候,他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他们去大街小巷,找一家正宗又美味的火锅店。

没啥别的原因,因为段宜恩喜欢吃。

呵呵。

你也没啥办法,你也不能说他,但是王嘉尔一副“我有Marky我怕谁”的样子真的很欠打。

欠打?欠打你也没法打。

好气哦。


第一个受难的是朴珍荣。

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林在范恰好要赶一个行程,所以就只有朴珍荣一个人,面无表情地坐在段宜恩和王嘉尔的对面,看他们你喂我一口,我亲你一下的。在蒸腾的白雾中,段宜恩笑得简直像天仙下凡。

仙个毛球。

锅长得很别致,一半红一半白,朴珍荣咳了两声,终于忍不住找了个话题,强制性地终止了Markson私聊小窗口。

“那个……Jackson哥,这个锅叫什么?应该不会再叫红锅白锅了吧?”

“哦,这个。”王嘉尔终于肯转头看过来一眼,“鸳鸯锅。”

“鸳鸯锅?”朴珍荣的大脑飞速运转,眼看对面那两人额头抵着额头笑得开心,黏黏糊糊地又要亲上去,赶紧开口问到,“为什么它叫鸳鸯锅呢?”

王嘉尔终于来了兴趣,一把握住了段宜恩的手,对方就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然后王嘉尔“啪”地拍下筷子,得意地道:“鸳鸯,有爱人的意思,所以鸳鸯锅鸳鸯锅,就是我和Marky一起来吃的锅。”

“???”朴珍荣想掀桌。

欺负他一个人来是吧?欺负林在范赶行程呢是吧?欺负他没!带!男!朋!友!是!吧!

朴珍荣准备夹一筷子羊肉抚慰一下受伤的心灵,结果筷子还没伸过去,王嘉尔就一把把那最后一大坨羊肉给快准狠地捞走了:“哎呀就还剩一块了,Marky快吃,啊——”

“???????”

老子一块都没吃呢好吧!


七人再次聚在一起准备回归的时候朴珍荣是抱着林在范死不撒手,说什么都不和王嘉尔段宜恩一起走了。

哦,由于朴珍荣对火锅的怨念实在太深,王嘉尔还和他吵了一架,生气他为什么不喜欢自己家乡的食物。

王狗朴狗冷战三天。

mmp,mmp,王嘉尔你mmp。

我为什么不喜欢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我这是对人不对锅。

而正是因为朴珍荣,王嘉尔几乎是每隔一小时都要向大家介绍一下火锅的美味和火锅源远流长的文化,段宜恩在旁边点头附和。

然后第二次,崔荣宰来了。


崔荣宰算是比他珍荣哥幸运的。

因为这一次,段宜恩和朴珍荣和Bambam一起去飞行程了。

崔荣宰很开心,王嘉尔很难过。

结果吃的时候照样点了鸳鸯锅。

“呃,Jackson哥,你就一个人来,还点鸳鸯锅?我也不太能吃辣,我们点个那个……清汤锅不就行了吗?”

“荣宰你不懂。”王嘉尔埋头很悲愤地嚼着一块肥牛,“我这是苦命鸳鸯。”

其实如果撇去王嘉尔周身围绕着的低气压,这一顿鸳鸯锅也是吃的蛮愉快的。

如果,他,没有,和,段宜恩,视频,的话。

王嘉尔郑重地把手机一立,崔荣宰就直觉不对。

果然,下一秒,屏幕里就出现了段宜恩那张笑得开心的天仙脸。

“……”崔荣宰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Jackson哥你……”

“嗯,我有好好吃饭,你呢?吃饭了吗?”可惜,在王嘉尔和段宜恩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周围的一切对于王嘉尔来说,就都不复存在了。

“吃了。”段宜恩在屏幕那边乖巧地点头。

“吃的什么?有没有吃辣的或凉的?”

“没有。”

崔荣宰拿筷子在锅里捞了捞,发现所有的东西已经被王嘉尔夹空了。

耳边全是“Marky也要好好休息啾啾啾”“嘎嘎有在想我吗”之类甜腻腻的话,崔荣宰一声不吭地搅拌着碗里的蘸料,简直委屈得快要哭了。

心里暗搓搓把他Mark哥和Jackson哥列入饭友黑名单。

哼,荣宰在小本本里记仇了!


第三次来的,是Bambam。

“Jackson哥?这是?”Bambam是个一向不认真听他哥说话的小孩。

“鸳鸯锅。”王嘉尔给他科普,“鸳鸯,在中文里就是恋人的意思。”

Bambam一蹦三尺高:“Jackson哥我和你是清白的啊!”

“?!”


王嘉尔埋头苦吃。

Bambam边吃边嘀咕:“你今天也没和Mark哥视频啊,怎么还点鸳鸯锅……”

刚刚才在电话里被荣宰哥这么哭诉了。

“Marky有工作。”

“那你……”

“我很难过的。”王嘉尔一双大眼睛眨了又眨,把和崔荣宰说过的话升级了一遍,“我这是悲情的苦命鸳鸯。”

“我可没看出你哪里悲情,哪里苦命了……”Bambam翻个白眼,“Jackson哥你已经吃了三盘牛肉三盘羊肉三盘虾滑三盘……”

“你Mark哥在我可以再吃三盘。”王嘉尔一筷子夹走了白锅里几乎所有的牛肉。

“……”Bambam终于忍不住怒吼起来,“你好歹给我留一口啊王嘉尔!!!”


——end——


段宜恩终于结束了行程,和金有谦一起看王嘉尔发来的视频。

“啊……”护妻谦上线,“Mark哥你看!Bambam就吃了那么一点点,Jackson哥也……”

太过分了,都不给弟弟留点。

可惜金有谦还没说完,段宜恩就开口了。

只见他皱着眉,一脸心疼之色。

金有谦觉得他Mark哥还算良心未泯。

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果然……

“嘎嘎怎么吃了这么多肉,胃不舒服怎么办?”段宜恩又自己嘀咕,“算了,吃的多也好,胖点好,健康。”

“有谦,你刚刚说什么?”

“呵呵。”

您的好友金有谦不想说话并给他男朋友发了一条短信。

“下回只有我们去吃鸳鸯锅,谁都不带。”

Bambam的回复几乎是在一秒之间:“当然!有谦米啾咪!”


——真·end——


评论(16)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