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猫猫猫闲w

既然他们相爱,就一定会在一起💚

[宜嘉/牵绊/伉俪]谈恋爱是好事啊

宜嘉伉俪带娃第三弹!

第一弹指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这篇需要连着上一弹看☞令人头秃的家长会
试一试x狂欢一下我会做链接了w/好麻烦……向链接势力屈服……

 

朴珍荣一个星期没睡好。

直到周五早 晨,他痛不欲生地把头埋在枕头里冲林在范挥手:“在范你去送有谦,我要睡觉我快困死了……”

“好。”林在范答应得很干脆,弯腰亲亲他的发旋。

听到父子俩关门离开的声音,朴珍荣安安心心地一闭眼,转瞬间就进入了梦乡。

 

再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九点半了。

朴珍荣痛苦地爬起身来,随便抓了件睡衣套上,走出卧室,立刻就被眼前的情景给吓清醒了。

他俩怎么来了???

只见王嘉尔和段宜恩并林在范一起坐在餐桌前不知道在聊着什么,王嘉尔一转头就看到了懵在原地的朴珍荣:“啊,珍荣起床了?”

眼里赤裸裸都是嘲笑。

还是那句话,王嘉尔你既然眼睛大的简直可以画张情绪饼状图就拜托心里有点b数好吗!

宜嘉夫夫穿的很休闲但绝对走在时尚前沿,那两件情侣款黑白卫衣被他俩穿的直接可以走巴黎时装周。朴珍荣看看自己身上穿越到八十年代都毫无违和感的睡衣,又看看林在范身上朴素耐磨的标准实用套装,痛心疾首。

有谦的时尚品位都不是输在起跑线上,简直就是光着脚在道儿旁陪跑的苦劳力。

但朴珍荣是谁啊,一千字检讨写下来面不改色的男人,他就这么淡定地走了过去:“Jackson,Mark,好久不见。”

段宜恩还没说话,王嘉尔就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珍荣,你的眼线花了吗?”

“我不画眼线。”朴珍荣拉开椅子坐下。

“是吗?那就只能是黑眼圈了。”王嘉尔的贵妇式三段笑要多浮夸就有多浮夸。

“……”朴珍荣在想自己是低估了王嘉尔,还是高估了他自己,“有话快说!”

林在范咳了一声:“咳,不知道为什么,感觉Mark和Jackson最近都不忙的样子,所以我就趁着我们都有时间,约他们聊聊。”

朴珍荣盯着他飞速眨动的眼睛进行头脑风暴。

聊?聊什么?该不会是……

朴珍荣的表情开始惊恐。

他简直要尖叫出声了——“不!我不要王嘉尔这样的亲家!”

 

朴珍荣的直觉,一向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这次也一样。

当林在范把那张卷子摆出来的时候朴珍荣差点把自己拧成一个麻花,他都恨不得跳上餐桌跳一段脱衣舞只要段宜恩和王嘉尔不去看那张该死的卷子——晚了,两颗脑袋已经凑了上去。

“33?”这是段宜恩的声音。

“在一起?”这是王嘉尔的声音。

朴珍荣想抡起王嘉尔打爆段宜恩。

“对。”林在范点点那一行绿莹莹的大字,示意段宜恩把目光从那个鲜红的“33”上面移开,“整个年级的满分好像都只有Bambam那孩子吧?”

“那当然!”朴珍荣仿佛能看到王嘉尔“刷”地张开的羽毛屏。

“那……”林在范欲言又止。

这时一直很安静的段宜恩突然开口了,声音不响,却大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

“是Bambam写的。”

 

一片寂静。

朴珍荣和林在范对视一眼。

“珍荣。”林在范咳了一声,凑在他耳边,“你幸灾乐祸的表情太明显了。”

“是吗?”朴珍荣迅速把提起的嘴角一收。

朴珍荣不知道自己的羽毛屏也“刷”地展开了,他得意地看向王嘉尔。

怎么样,王嘉尔,你家小孩儿早恋,还勾搭我们有谦,你说怎么办吧!

想象中王嘉尔悲痛欲绝六神无主的样子并没有出现。

朴珍荣定睛一看,王嘉尔一双本来就又大又亮的眼睛越发睁的圆滚滚的,满满都是喜色:“Marky!Bambam他长大了!”

“嗯。”段宜恩那个笑容……是欣慰?!

朴珍荣差点把自己变成某幅世界名画。

王嘉尔的喜悦还在继续:“Marky,我们家养的猪终于会自己拱白菜了!”

“都是嘎嘎教的好。”

段宜恩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一句话砸一个坑能把死人气活的段宜恩了!

“肯定是Marky基因好!”

我求你睁眼看看这世界!敢情基因好就是让孩子早恋是吧?是吧?!

“不是,是嘎嘎好。”

“是Marky好!”

“……”足足在“是你好”“不,是你好!”的明秀暗秀中当了五分钟背景板,林在范简直能看到朴珍荣濒临爆表的忍耐值。

“王嘉尔!你……”

朴珍荣终于掀桌,一句话还没说完,王嘉尔就抬头看向他。

“珍荣你觉得呢?”

朴珍荣只想变成一只恐龙,然后,喷火。

“我觉得什么?!”

“孩子们长大了啊!”王嘉尔理直气壮,“我们Bambam都知道恋爱了,这是好事儿啊!你怎么看?”

“我用眼睛看!”朴珍荣已经被气晕了,“我还能怎么看!”

“哎呀,以后就是亲家了。”王嘉尔笑得十足的开心,一只手就拍了拍朴珍荣的肩,“对吧!”

对你个毛线球啊!

朴珍荣十分绝望,他终于吼了出来:“你都不管管吗!”

“管什么?”王嘉尔和段宜恩对视一眼,两人都是一副迷茫又虚心求教的样子。

“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吧!Bambam还这么小!他明不明白爱是什么?做家长的不应该对孩子进行引导吗!你俩在干什么!”朴珍荣终于如愿以偿地掀桌了。

爽!

“咳咳。”可王嘉尔也不是吃素的。

“珍荣啊。”他严肃地道,“首先,我和Marky就是在高中早恋的。”

朴珍荣咬牙切齿:“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王嘉尔挑着眉,意外地没有怼回去,而是把一张写着“25”的语文卷子放在了桌上。

“这是Bambam带回来的卷子,有谦还没告

诉你们吗?”

朴珍荣甚至都没凑上去,一行熟悉的荧光黄大字就撞入了眼帘。

 

“国语第一也要和国语垫底在一起,所以我们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

下面是和金有谦卷子上一模一样的绿色字体。

“那我们就在一起了!永远都不会分开!”

俩傻孩子,字儿没写多少,一卷子密密麻麻的爱心。

朴珍荣抬起头,就对上了段宜恩和王嘉尔微笑的眼。

“所以珍荣啊。”是王嘉尔带着浓浓笑意的声音,“孩子们谈恋爱,是好事啊。”

 
 

——end——

 

评论(23)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