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猫猫猫闲w

我skr没有感情的写手/比心w

[宜嘉/牵绊]Bambam应该吃醋

现背(真的是瞎掰!那个有谦米和嘉嘉磨鼻尖的片段我只想起了一点!大家的反应都是我编的!)

★有友情向(手动加粗)的有尔

Bam宝系列w

依然是宜嘉+牵绊豪华套餐!

又名宜嘉是怎么带孩子的x

★依然有私设:搞七宿舍单人单间


Bambam这个小孩,又傻又白又甜,天天都很快乐,没心没肺得简直像活了今天就没有明天一样。

但是,他快乐,不代表他的恋人金有谦快乐。

金有谦最近,非、常、苦、恼。


左右位的确定,只是短暂地打击了Bambam,俗话说得好,时间是最好的解药,都不用很多,一个星期,等Bambam能活蹦乱跳了,这点儿痛也就不算什么了。

Bambam重新变得很快乐,而他的这个快乐,也是金有谦的烦恼源泉。

怪就怪在他们刚参加的综艺节目上。

首先,节目安排很扯淡,本来大家聊的好好的,突然主持人就cue到了金有谦和……王嘉尔。

让他们,抱在一起,磨鼻尖。

金有谦看的很清楚,他Jackson哥面上笑得天不怕地不怕,其实脸都白了一个度,虚势得彻彻底底。

再一回头,段宜恩就在他俩身后看着,咬着嘴唇,眯着眼睛。

王嘉尔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走过来了。

金有谦只感觉随着他俩距离越来越近,段宜恩的目光也越来越具有实质性,像把锋利的小刀,令人后背发凉。

金有谦脑袋上的小灯泡突然一亮。

既然段宜恩那边的醋酸味简直快把人熏晕了,那Bambam呢?

老实说,金有谦还蛮期待的。

结果他一回头,看到的就是快笑趴在地上的Bambam。

“……”金有谦突然觉得世界都灰暗了。

Bambam正笑得满地打滚,两条筷子腿在空中蹬啊蹬的,要不是林在范一把将他拉起来了,还不知道要滚多少灰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朴珍荣和崔荣宰也在笑,但是能看出来,顾忌到大哥的情绪,两人笑得都还是蛮收敛的。

只!有!Bambam!

笑得那叫一个猖狂,边笑边擦眼泪,擦完了接着笑,期间还伴随着“我肚子好痛”之类的惨呼。

那也没见你停啊!

呵呵。

于是,在各种原因下,金有谦和王嘉尔的这个鼻尖磨得简直是毫无灵魂可言。

尤其是王嘉尔,单单看他的表情,绝对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在搂搂抱抱地磨鼻尖,简直就像是英勇就义的敢死队,要去轰炸敌人的大本营。

等金有谦回去之后,Bambam还抓着他笑个不停,像磕了狂笑药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有谦米你没看到Mark哥的反应……哈哈哈哈哈太爽了……”

金有谦一手扶着又要滑下去的Bambam,一手给他揉着肚子,小奶音委屈巴巴:“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Jackson哥回去之后怎么办啊哈哈哈哈哈……”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金有谦决定去求助在吃醋这方面最有发言权的Markson两人。

怎么说他们和Bambam也是宜嘉三口,又同为外国line,应该是有用的……吧?

“你说Bambam不吃你的醋?”王嘉尔在听完金有谦一番含泪的倾诉之后,给他做了个总结,“所以你是想让他吃醋吗?”

“吃醋……吃醋证明他在乎你嘛。”王嘉尔这么明晃晃的表达让金有谦后知后觉地害羞起来。

“嗯……”王嘉尔严肃地点头,“按当时那个情况还能笑成那样,确实说不过去。”

段宜恩坐在一边乖巧地给他揉腰。

金有谦转脸看到他,眼睛一亮:“Mark哥你觉得呢?你有什么办法吗?”

毕竟,他Mark哥也是被称为“醋王”的男人,在这方面,应该是宗师级别的了。

“我觉得什么呀?”段宜恩甜笑,神色无辜,“什么办法?”

王嘉尔掐他腿:“你说呢?嘶……左边再揉揉。”

“……”金有谦的目光放在段宜恩的手上,尚还算是纯洁晶体但已经懂了许多的忙内涨红了脸。

哦,插一句,自从王嘉尔见证了金有谦和Bambam的左右位确定之后,脸皮也不薄了,更不怕带坏弟弟了。他本身就是开放的人,喜欢body touch,外号又是“王puppy”,特别粘人,最近和段宜恩天天腻歪在一块儿,亲亲抱抱摸摸什么的都是得心应手,颇有些没脸没皮的架势。

两个哥哥坏笑着看纯洁小孩的反应。

“额……Mark哥你真是……宝刀不老……”

金有谦支支吾吾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

段宜恩面不改色地抄起了枕头。

“金有谦,一秒内,滚出去。”


当然金有谦是没有走的,毕竟事儿还没解决,让他走他也不会走。

只是,关于常年在大家底线边缘活动的Bambam的吃醋问题,两位人形醋坛子也是没什么头绪。

“可能还没开窍吧……过段时间就好了,或者有谦你多刺激刺激他?”

“怎么刺激呀……”金有谦捂住脸,“你又不能借我用……Mark哥行不行?”

段宜恩还没说话,王嘉尔已经光速变了脸:“不行!”

“……”金有谦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还好意思跑来诉苦说段宜恩醋劲儿大,你俩明明半斤八两,一百步笑一百步。

今天的谈话就这么不了了之,望着金有谦生无可恋的神色,王嘉尔到底还是于心不忍,只说等他们再讨论讨论。

怎么说还是哥哥们厉害,过了两天,王嘉尔和段宜恩竟然真的为忙内整理出了一本Markson限定教学小册子,起名简单粗暴,叫《如何让一个傻子学会吃醋》。

在金有谦的强烈反对下改成了《如何让一个可爱的小傻子学会吃醋》。


吃醋指南第一招——旁敲侧击。

“其实你可以故意多夸夸别人啊,多展现你对别人的喜欢之类的,借助对别人情感的表达来侧面让Bambam领悟。相信我,就算再没心没肺,Bambam心里多少会有点不舒服的。”王嘉尔拍着胸脯,“亲测有效!”

“Jackson哥你那可是LA第一醋王……”金有谦半信半疑地嘀咕。

但不管怎么说,试了总比没试好,金有谦还是决定实施一下。

一个绝佳好时机送上门来,就是坐在台下看师姐们表演时。

“Bambam你看师姐,长得真……”金有谦拉一拉Bambam,还没说完,Bambam就兴奋地转过头来:“你也这么觉得吗!超漂亮对吧!有谦米你真有眼光!”

末了,他还自豪了一下:“不愧是我男人!”

“我……”金有谦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下一步该干什么。

“哇师姐!”Bambam抓着他尖叫,“啊师姐我爱你!”

“呀Bambam!”


吃醋指南第二招——瞒天过海

第一招正式宣告失败。

“不止没让他吃醋,你还吃上了。”王嘉尔揶揄地抽抽鼻子,“好浓的酸味哦。”

“Jackson哥,你应该反思你的方法,而不是在这里diss我。”金有谦灵魂出窍般地把自己横放在沙发上。

“嗯……我看看。”王嘉尔坐在旁边“哗啦啦”地翻着,愣是把一本那么薄的小册子翻出了牛津英语高阶大词典的气势。

段宜恩托着腮在一边看着。

“啊!第二招找到了!”王嘉尔突然得意地把册子一抖,“你不能一开始失败就否定我和Marky的心血嘛。有谦,你要有耐心,要越挫越勇呀!”

“怎么越挫越勇……”金有谦抓过一只杰尼龟公仔盖在脸上,又被段宜恩一把抽走。

“从你描述的情况来看,Bambam对于你夸奖他喜欢的人的时候,是不会生气的,反而还会很高兴,那我们,就编一个Bambam没见过的虚拟人物嘛!”王嘉尔打了个响指,“放心,我和你Mark哥会帮你的!”

于是,在此后的几天里,金有谦几乎是一有空,就在Bambam耳朵边上念叨。

“上次在后台见到了一个小哥,好像是新人,长得很好看。”

“原来是工作人员,但他唱歌很好听诶。”

“哇,跳舞也超好看,为什么不出道呢?”

就这么锲而不舍地念了一个星期,左耳进右耳出的Bambam终于有所反应了。

“有谦米。”他一脸严肃地抓住了金有谦的胳膊。

“嗯?”金有谦强忍着激动,“怎么了?”

生气生气生气!吃醋吃醋吃醋!

金有谦心中的小人儿在疯狂地摇旗呐喊。

“今天晚上要不要出去吃烤肉?自助的,新开的那家。”

“……”金有谦简直想长一双透视眼,去好好看看Bambam的脑子里除了吃还能装什么。

好在,哥哥们出动了。

王嘉尔拉着段宜恩火速赶到战场,一站定,王嘉尔就迫不及待地要和金有谦演双簧。

“有谦啊,后台有个小哥长得不错,你有没有看到?”

Jackson哥你来的太及时了!

金有谦赶紧拼命附和:“有有有!”

“你Mark哥也看到了,他也承认长得很帅,对不对?”王嘉尔猛地转过头看着段宜恩。

段宜恩乖乖地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Bambam终于被引起了些许好奇,“真的很好看吗?”

“真的!”王嘉尔等的就是这句话,“有谦这几天一直都在夸,你没注意吗?”

“有听到。”Bambam一脸疑惑,“但我没看到啊?”

王嘉尔啧啧叹气,惋惜地摇头。

Bambam看一眼他Jackson哥,随口问到:“有多好看?有Mark哥好看吗?”

金有谦突然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等一……”

“怎么可能!”王嘉尔已经激动地跳了起来,“怎么可能有Marky好看!Marky最好看!”

阻拦失败。

还是晚了一步……金有谦泪流满面地维持着尔康手的姿势。

Bambam已经兴趣缺缺地重新低下了头去,拿着手机浏览那家烤肉店的信息:“都没Mark哥好看,肯定更没有谦米好看,没意思。”

“!!!”王嘉尔简直像个一点就着的小炮仗,一蹦三尺高,音量都大了一倍,“你这个‘都’是什么意思啊?没Marky好看,但是肯定比有谦好看啊!”

“???”金有谦震惊地看着他Jackson哥。

“Jackson哥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啊?”Bambam自从谈恋爱后也变成了个一点就爆的护夫宝,手机往沙发上一摔,人就跳起来了,“有谦米比Mark哥好看!就是好看!好看好看好看!”

“呸!Marky最好看!世界第一好看!”

“扯淡!我家有谦米身高一米八!世界珍宝小奶音顶级反差萌Mark哥有吗!”

“不好意思低音炮了解一下?奶里奶气的永远长不大!”

“你说谁永远长不大?”

两个人越吵越激动,Bambam甚至都用了平语,气呼呼地挽起了袖子。

一旁过于震惊和悲伤的金有谦终于如梦初醒,赶紧上去劝架,段宜恩也轻轻地把王嘉尔拉了开来。

“略略略!有谦米最好看!不接受任何反驳!”Bambam在金有谦背后探出个小脑袋做鬼脸。

“胡扯!”王嘉尔在段宜恩怀里瞪他,“Marky好看一万倍!”

最后以金有谦主动提出大家去吃烤肉而告终,结果两个幼稚鬼连吃烤肉的时候都要吵个不停。

“Marky给我烤的肉!特!别!好!吃!”

“哈?烤个肉而已,这是有谦米烤的鸡翅,怎么样?”

“明明都焦了!”

“哪里有!不信我吃给你看!”

……

金有谦拼命朝段宜恩眨眼睛,结果发现对方俨然笑得一脸开心。

这种“我家嘎嘎最可爱”的乐在其中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你倒是拦一下啊?!

金有谦在心中绝望地咆哮。

最后直到吃完了烤肉回去之后,Bambam都还气鼓鼓的。

“什么嘛Jackson哥!”Bambam很激动,“散光眼我能理解,你怎么就是不承认呢?”

“我承认什么?”王嘉尔比他还激动,“是谁先说没有Marky好看肯定更没有谦好看的?”

“我说错了吗?”

“你……”王嘉尔顿了一下,也开始挽袖子,“Bambam!”

“Jackson哥!”金有谦挡在Bambam前面拼命隔开同样气冲冲的王嘉尔。

所以……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终于把哥哥们送走的金有谦直挺挺地倒在床上,身心俱疲。

恍惚间有冰冰凉凉的触感落在脸上,金有谦下意识地反手抓住,对方也不躲,只用指尖很温柔地勾勒着他的眉眼。

似乎是在Bambam在低声地喃喃:“明明就是有谦米最好看……”

金有谦困得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他翻个身,把Bambam的手放在唇边,落下细细碎碎的吻:“好好,我最好看……”

在金有谦睡着之前,他感觉到嘴角被一个软软的东西碰了一下。

“晚安,有谦。”


第三招——围魏救赵

金有谦沉默地坐在王嘉尔面前。

王嘉尔拱在段宜恩怀里,鸵鸟一样。

段宜恩抱着他,俨然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Jackson哥。”小奶音杀气腾腾。

“有谦啊……”小烟嗓可怜巴巴。

“我不怪你,真的。”金有谦笑得柔软无害,“真的不怪你。”

“……”紧紧拱在段宜恩怀里的王嘉尔终于动了一下。

随后他慢慢回过头来:“真的?”

“嗯。”金有谦点头,“只是,Bambam还是没有学会吃醋。”

开玩笑,先把最根本的问题解决了,剩下的,秋后算账也不晚嘛。

金有谦磨着牙这么想到。

王嘉尔躲在段宜恩身后小心地窥他脸色半晌,终于放下心来,潇洒地一挥手:“放心,好人做到底!”

眼看王嘉尔要开始“Markson吃醋教学小课堂”了,金有谦赶紧拿了个小本本,准备认真地记下来。

“这样,反正Bambam也不知道那个小哥是真是假,我们就明着再来一剂猛药,你就说你已经和那个小哥加了推特嘛!”

“……”虽然金有谦没什么恋爱经验,但这不代表他听不出来,这是个馊主意,“Jackson哥……你认真的?”

“我很认真。”王嘉尔郑重地点头。

“那万一Bambam跳过了吃醋这一步,直接要和我分手了怎么办?”金有谦很实际地考虑了一下,“你男朋友和帅哥加了推特还美滋滋地跑来和你报喜,你不生气啊?”

“我……”王嘉尔似乎真的还设身处地了一下,脸色立马就变了两变,“不……不生气!”

金有谦不信他,转向段宜恩:“Mark哥你也不生气啊?”

段宜恩露出了招牌的LA式甜心笑容:“你觉得呢?”

金有谦觉得后背发凉。

蓦地,他一拍手,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Jackson哥!我有了!”

“几个月了?”

“呸!”金有谦愤怒道,“为老不尊!”

“呀呀呀我们有谦中文学得还挺好。”王嘉尔笑得一脸揶揄之色。

“严肃点。”金有谦清清嗓子,他为自己的天才计划而自豪,他甚至站了起来,把王嘉尔摁了下去,“听我说。”

“首先,中文里有一句话,好像叫什么……依葫芦画瓢,对吧?”

王嘉尔和段宜恩疑惑地对视:“有吗?”

“……”金有谦决定不管谈恋爱之后智商就如同山体滑坡的哥哥们,“所以……”

“……”金有谦突然沉默了。

“怎么突然停了?”王嘉尔甚至“咔吧咔吧”嚼起了爆米花,“继续说呀。”

“改天,改天吧。”金有谦拍拍脑袋,竟然就这么走了。

“???”


太过分了,真的太过分了。

大半夜的,王嘉尔一脸哀怨地站在金有谦的房间门口,挠门。

一句话非要留个半句不说完,王嘉尔从吃完那粒爆米花之后就一直抓心挠肺,几根肠子都简直绞在了一块儿。

于是,凌晨一点,王嘉尔带着两个黑眼圈,愤怒地来到了金有谦的房门口。

挠了没两下,金有谦就开了门。

“Jackson哥来啦?”金有谦甜笑,“来干什么呀?”

王嘉尔本想用跺出地震的气势进门,结果顾忌到大家都在睡觉,只好很没有骨气地放缓了脚步,偷偷摸摸地溜了进去。

金有谦笑得像只小狐狸:“Jackson哥比我想的来的还要早呀。”

王嘉尔捂住了脸:“有谦,你就告诉哥,你想到了什么,你不要话说半句,真的是……”

“好咯,那我就说嘛。”金有谦很听话地把一张铅笔画的类似思维导图一样的东西贴在了墙上,“你还记得依葫芦画瓢吗?”

王嘉尔点头。

“所以嘛,如果你和Mark哥来表演一下吃醋的话,Bambam看到了,总归会受点那个……启发的吧?”

“那不一定。”王嘉尔总是过于诚实。

“……”金有谦脸色一变。

王嘉尔赶紧点头:“会会会!不过,你为什么不和你Mark哥说?”

金有谦笑而不语。

王嘉尔突然有种很不妙的预感:“你……”

“说了的话,Mark哥那种一点都不走心的演技,怎么能让Bambam开窍啊?”王嘉尔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金有谦拍一拍手,“就是要让Mark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醋,才是最真实也最有效的呀!”

“……”王嘉尔倒在床上。

“怎么样?”金有谦期待地看着他,“这招就叫依葫芦画瓢!”

“画个毛线球……”王嘉尔痛苦地捂住脸,“这招明明叫围魏救赵……”

“嗯?”金有谦疑惑,“围魏救赵?”

王嘉尔跳起来,一脸悲愤地指指自己:“魏!”

又指指金有谦:“赵!”

“所以Jackson哥到底同不同意嘛?”金有谦决定不再和他Jackson哥探讨兵法,快准狠地把话题拉了回来。

“我不想……”王嘉尔挣扎着抱住自己的杰尼龟,“真的……”

“上回我们俩磨鼻尖的时候,你不也全身而退了吗?”

“如果腰疼了一个星期也算全身而退的话,那我的确全身而退了。”

“……”

金有谦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王嘉尔的心理防线崩溃中。

“好吧好吧!我答应就是了!”大概过了五分钟,王嘉尔终于忍不住大叫道,“好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Jackson哥晚安!”金有谦开开心心地目送他Jackson哥踩着拖鞋“嗒嗒嗒”跑回去,“那就明天见啦!”

成功!


第二天早上。

王嘉尔一坐到餐桌前,就觉得大事不妙。

金有谦坐在他对面,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Bambam心情似乎也很不错,哼着歌儿切着面包,段宜恩坐在一旁,低着头,王嘉尔看不清他的表情。

“……”王嘉尔小心地拿起了一个鸡蛋。

刚准备剥皮,段宜恩就开了尊口:“Jackson。”

没叫“嘎嘎”,也没叫“嘉嘉”。

王嘉尔头上的Marky心情检测小天线一动,迅速得出了结论——

完球了。

王嘉尔手里的鸡蛋惨遭谋杀。

“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段宜恩开门见山,“我没有找到你。”

万万没想到计划会这么顺利,连吃醋的契机都如此巧妙,王嘉尔不由地和金有谦对视了一眼。

那家伙笑得比中奖还开心,满脸都写着“Jackson哥你快做呀快实施我们的计划呀你怎么停了继续啊”。

你这是让我去送死!王嘉尔在心里怒吼。

“咳……”王嘉尔咳了两声,终于鼓起勇气开口,“我……我……”

金有谦连忙瞥一眼Bambam的反应,好嘛,歌儿都换成了晚餐,显然是更开心了。

王嘉尔眼一闭,吼出声:“我去有谦房间了!”

气温骤降三十度。

金有谦只觉得一阵强力冷气迎面吹来。

“去有谦房间了?”什么叫怒极反笑,王嘉尔可算是体会到了。

“我……我就是无聊,去找他玩玩……”王嘉尔声音越来越小。

“哦?”段宜恩轻笑,“无聊?”

“对……”王嘉尔硬着头皮继续努力地继续对话,“无聊……”

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段宜恩吃醋,王嘉尔还能去哄他,结果这回把这个当成了计划,就怎么都提不起胆量来。

大概是……心虚?

金有谦继续瞥Bambam的反应。

对方已经放下了面包,一脸……幸灾乐祸地围观。

“……”金有谦安慰自己,没事,他很快就会意识到了!要耐心!耐心!

“我就是……失眠……有谦说……他有治疗失眠的好法子……”王嘉尔还在干笑着解释。

段宜恩笑着点头。

老实说,这个理由王嘉尔自己都不信。

“我……我也……其实吧……”

“噗!”是Bambam喷笑出声。

“……”金有谦和他的心情截然相反,他只觉得绝望。

段宜恩似乎终于失去了耐心,站起身来,一把拽过了王嘉尔:“嘎嘎,我们回去好好聊聊,我也有治疗失眠的好、法、子。”

王嘉尔手上还沾着鸡蛋惨烈的遗骸,就这么哭丧着脸被拉走了。

临走前他还咬牙切齿地向金有谦递了一个“不成功,便成仁”的眼神。

“Jackson哥好运!”Bambam冲他们挥手,笑得很放肆,“哈哈哈哈哈哈哈Jackson哥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段宜恩拉着王嘉尔回房间谈人生了。

唉,看来这次还是失败了。

耳边充斥着Bambam几乎要岔气的笑声,金有谦垂头丧气地戳着盘子里的荷包蛋。

“有谦米。”抬头看看,段宜恩和王嘉尔已经走远了,耳边的笑声也随之停下,取而代之的是Bambam严肃的声音。

这次是要说(qu)什(na)么(li)呢(chi)?

金有谦已经彻底自暴自弃,连头都没有抬:“还是上次那家烤肉吗?”

“不是。”Bambam把他的脸掰过来,声音闷闷的,头一次拿出了作为哥哥的威严,“他们走了,我们也该说说我们的事了吧?”

“Jackson哥大半夜的去你房间,到底干了什么?你不觉得你应该和我好好交代一下吗?”

“!!!”

金有谦,Got7忙内兼主舞兼团霸,觉得人生在这一刻,圆满了。

——end——


评论(19)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