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迷你草莓味猫闲🍓

“灯光明亮,月色温柔。”

[范七/宜嘉/牵绊]求婚进行时

si一篇范七点文!私心写了宜嘉和牵绊w

(all七点文还在创作中,all七杂食的小可爱也可食用本篇!)

半现背一发完,依然是甜饼x

辛苦了呀,聪明的珍荣❤

本文别名《全世界都在热恋中》/bushi

希望你们能一直这么幸福圆满/泪

★私设:搞七宿舍单人单间


最近朴珍荣总感觉哪里不对。

很不对。

从段宜恩,到林在范,再到金有谦,一个赛一个的不对劲儿,而且神奇的是,随着年龄递减,不对劲儿的程度在逐渐加深。


首先是段宜恩。

其实他还好,除了没完没了地搜各款芝士蛋糕的教程然后自己试图捣鼓出一份来之外,没什么别的异常举动。

但是,每次做完之后,他都要让朴珍荣来试吃一下。

有免费的蛋糕吃,听起来还挺好的对吧?呵呵,好个球。

要知道段宜恩除了半成品就是失败品,根本就没有成、功、过、一、次!

第一次他直接做了个绿色的蛋糕,还满脸期待地端给朴珍荣:“这是,鸟宝宝的颜色,怎么样?”

朴珍荣笑得比哭还真情实感,他很想上网搜一下——芝士蛋糕可以做出绿色的来吗?

“你尝一口,就一小口。”段宜恩不由分说地把叉子塞在他手里。

说实话,段宜恩说的那所谓的一小口下去的时候,朴珍荣的意识都模糊了,耳边环绕重复播放着天堂的圣歌。

“嗯?Mark哥?你怎么长翅膀了?”

第二次,段宜恩又逮住了正好来厨房吃夜宵的崔荣宰。

“荣宰,来,尝尝这个蛋糕,芝士的。”

“诶?好啊,谢谢Mark哥!”真·傻白甜崔荣宰开开心心地应下,拿起了叉子刚要叉一块,林在范进来了。

“如果饿了的话我就给你煮点面条……嗯?你在吃什么?”

崔荣宰的叉子还放在嘴边:“Mark哥请我吃蛋糕。”

“……”林在范打量了一下那块色泽诡异的,姑且可以称作“块状物”的东西,一把将崔荣宰的叉子拿走了,“不用,晚上吃这个容易胖,乖。”

“诶?好……”林在范的话崔荣宰一向是听的,就是那种,不问原因的听法。

林在范牵着崔荣宰转身就走:“Mark哥,你这个自己留着吃吧,荣宰就不用了,我给他煮点东西。”

“……”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朴珍荣十分绝望,要知道他只是想来厨房倒杯水,怎么就撞上了这么巧的时机。

“珍荣你来啦?”段宜恩眼睛一亮,抓小鸡崽儿一样地抓住了转身要溜的朴珍荣的睡衣领子,“来,尝尝我新做的蛋糕。”

行动力极强的段宜恩,在朴珍荣还没来得及挣扎的时候,就已经叉起了一块塞进了他嘴里:“怎么样?”

“我看到了我的太奶奶……”朴珍荣,血条清空。


如果说段宜恩的芝士蛋糕之送你上天堂是在身体上给予朴珍荣摧残,那么林在范,就是在精神上。

“在范哥,试听一下新歌,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定了。”朴珍荣把耳机递给林在范。

“好。”林在范接过耳机来戴上,示意朴珍荣可以播放了。

“这里,Jackson的声音可以再突出一点,很抓耳,Bambam可以再升一点调……你觉得呢在范哥?”朴珍荣还在很认真地提着建议,结果低头就看到林在范傻笑的表情,一下子直觉不对,惊慌起来,“在范哥?”

“荣宰唱的真可爱,嘿嘿……”林在范笑得只能看到一口漂亮的白牙。

“……在范哥?在范哥?”

林在范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吸蜜嗓吸到失智,压根没有听到他的话。

朴珍荣觉得这场面似曾相识。

哦……他想起来了。

“Jackson,Bambam,听一下新歌,给点意见。”

“啊!Marky的低音!太好听了吧啊啊啊啊啊!”

“有谦米的小奶音是什么世界珍宝我的天啊啊啊啊!”

“这只是初版而已……让你们给点意见,有没有什么瑕疵啊缺点啊之类的……”

“哪里?!Marky哪里有瑕疵?!”

“什么?珍荣哥你说什么?有谦米有缺点?!”

“……”识时务者为俊杰,朴珍荣立刻闭上嘴,“没有。”

他忍了忍,又委屈地吼道:“叫你们给意见!意见!”

Jackbam对望一眼,突然一齐笑起来了,朴珍荣甚至能看到王嘉尔的小括弧和Bambam带着蛇毒的小尖牙:“珍荣啊(哥),感觉你唱的有点响,哎呀你这一段,都把Marky(有谦米)给压过去了。”

“???”这是红果果的打击报复!报复!

现在,历史重演。

“珍荣啊,你这里给荣宰的和音有点大,把他都压过去了。”好不容易歌放完了,林在范摘下耳机道。

“嗯。”朴珍荣脑子里不断循环着大悲咒,终于能做到面无表情地点头,而不是飞起一jio,“我会改的。”

“嗯。还有啊,你这里……”

“嗯。”

“Mark这里也……”

“嗯。”

“有谦也应该……”

“嗯。”

“我这里的声音是不是太大了啊……听不到荣宰的声音了,删掉吧。”

“嗯……嗯?!”

朴珍荣觉得,恋爱中的男人,都是世界第一大傻子。


其实这么一想,金有谦似乎比林在范还好点。

除了没完没了地去看戒指和结婚场地外好像也没什么了……嗯?等等?!结婚???

朴珍荣脑袋上的小灯泡一亮,抓住了关键。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朴珍荣把段宜恩、林在范和金有谦约在了一个温馨而又舒适的地方——朴珍荣的房间。

“那个,难得大家都有空,放心,不会太久,我就简单地说一下……Mark哥,把你的蛋糕放下。”

朴珍荣清清嗓子:“咳,是这样的,我就问一下……你们是不是,准备求婚了?”

三人神色各异。

段宜恩慈爱地看着手里的蛋糕,仿佛那是他未来和王嘉尔的孩子:“嗯。”

金有谦从脸到脖子到耳朵根全都红了,眼神飘飘忽忽:“嗯……珍荣哥怎么知道?”

只有林在范……

“???”林在范瞬间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懵笔,“什么求婚???”

左边大哥投来不屑的眼神,右边忙内发射鄙夷的目光:“在范(哥)不准备求婚吗?”

“……咳。”林在范强行挽尊,“其实……我也准备……”

“哦,那就对了。”朴珍荣打断他,“但是我要说一下一些问题。”

读书人毕竟是读书人。

朴珍荣首先严肃地点了大哥的名:“Mark哥,你是准备在蛋糕里放戒指吗?”

“嗯,嘎嘎喜欢芝士蛋糕。”段宜恩点头。

“……想法是好的,但是蛋糕还是不用自己做了,相信我,Jackson哥可能会被毒……”朴珍荣在段宜恩的微笑里生生把那个“si”的音咽回去,“进医院。”

“有谦,你就要和你Mark哥学学,想个好创意,Bambam你还不了解吗,脑子和平常人不太一样,你想个好主意再求婚,应该比寻常方法管用。”

“我也……做蛋糕?可是Bambam好像什么都喜欢吃……要不……”

“不不不不不,如果你真的原样照搬,相信我,就算你是有谦,你很有钱,十个你的全部财产还是不够他吃的。自己再去想想,行动起来!”

“至于在范哥……”朴珍荣喝了口水,和林在范期待的眼神对上,“呃……先留下。”

“我的话讲完了。”话音未落,段宜恩就光速不见了踪影,金有谦也是飞快站起身,一句“珍荣哥回见”还没说完,门就“砰”地关上了。

林在范乖乖地坐在椅子上,一双狭长的单眼皮生生瞪成了圆滚滚的欧式大双:“珍荣?”

“……”朴珍荣深吸一口气,坐在床边上,“在范哥,你也要和荣宰求婚吗?”

林在范暴风点头。

“嗯……”朴珍荣有些为难,“那似乎不太好办了……荣宰那么单纯,在范哥你的道路很艰难啊。”

“怎么艰难?”林在范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个小本本,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感觉你用隐晦的方式吧,荣宰肯定不明白,你用直白的方式吧,又怕荣宰被吓到。”

林在范脸色一变:“那我不是道路艰难,我简直是无路可走。”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朴珍荣拍拍林在范的肩,“在范哥,最好的方式,就是引导荣宰自己说出来。这样他既能看清自己的感情,又能做好决心和准备,对你和荣宰都好。”

“太对了!”朴珍荣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成功折服了队长的心,“珍荣,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朴珍荣扑街,“我提个意见还要自己出主意?!”

林在范略一思索:“如果你帮我,Mark哥再做蛋糕的时候,我保你不用吃!”

“成交!”


桃桃求婚指导手册(临时),开始!

第一招——浪漫昵称之俘获你的心

“这个问题……要慢慢分析。”朴珍荣一脸严肃地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嗯……如果道路漫长,我们就要从行路方式开始改变。在范哥给我切个苹果,谢谢。”

第三块苹果下肚的时候,朴珍荣终于灵光一闪:“我知道了!在范哥!”

“嗯?”林在范也很激动,“你说!”

“首先,你看,除了荣宰,我们叫你什么?”

“Mark哥叫我在范,你们叫我在范哥。”

“嗯,那荣宰叫你什么?”

“在范哥啊。”

“我们叫荣宰什么?”

“就叫荣宰啊。”

“那你叫荣宰什么?”

“……荣宰。”

朴珍荣看着突然沉默的林在范:“发现问题了吗?”

“嗯。”林在范认真地点头,“你们叫的太亲近了。”

“???”朴珍荣简直想撬开林在范的脑子看看里面除了崔荣宰到底还装了些什么,“是你叫的太平常了好吗!”

“有……吗?”懵笔再次上线。

朴珍荣扶额:“在范哥我问你,Jackson哥叫Mark哥什么?”

“就叫Mark……吧?”持续懵笔。

“在范哥,你有关心过除了荣宰之外的队员们的生活吗?”

“没有。”

“……那我换个问法,队长林在范先生,你有关心过你的其他队员们的生活吗?”

“没有。”

“……”朴珍荣真的想飞起一jio了,“那在范哥你改天看看,那两对谈恋爱的是怎么称呼对方的,你就知道了,他们是最好的模板,你照着来绝对没问题。”

林在范赶紧记下来:“好的好的。”

第二天,林在范就很荣幸地得到了一个和王嘉尔相处的机会,而段宜恩一会儿结束了一个小行程就会回来。

太巧妙了!林在范暗暗鼓掌。

王嘉尔坐在沙发上听歌,林在范坐在一旁看书,却时刻竖着耳朵留意着动静。

段宜恩回来了!

林在范猛地抬头,就看到王嘉尔半眯的眼睛已经又圆又亮,神情欢喜得真的很像等待主人回家的puppy:“Marky——你回来啦!”

“Marky”,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音节一由王嘉尔叫出来,就格外的甜脆,林在范震惊地看着因为疲惫而游走在爆发边缘的段宜恩像是被甜化了一样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走上去倒进王嘉尔怀里,段王爷瞬间变成了段软软:“嗯,嘎嘎,我回来啦。”

“Marky累不累?”王嘉尔有些心疼地摸他的头发。

“不累。”段宜恩蹭他。

两人蹭着蹭着就腻歪在了一块儿,又笑又闹,你亲我一下我啄你一口,周围都恨不得飘满天的粉红泡泡。

“……”林在范拿起书默默地挡住脸。

默默地站起身。

默默地走进自己的房间。

默默地关上门。

默默地戴上了耳机。

我听不见听不见看不见看不见……

那一次之后林在范算是见识到了段宜恩和王嘉尔的黏糊劲儿。

老年笔觉得自己有点吃不消。

另外,他还觉得段宜恩明明是大哥,却一点都不稳重,简直是轻fou!可他不敢说,呵呵。

林在范准备学学尚还是(他认为)纯洁晶体的忙内们。

“有谦啊,你……”林在范找金有谦聊新歌的伴舞。

“有——谦——米——”

一声百转千回的呐喊自楼上传来,林在范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金有谦把他手里的东西随便一扔,然后用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上了楼,小奶音却稳得很:“怎——么——啦——”

徒留队长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

刚刚那个……是Bambam喊出来的吗?

真的是,不破音就没法唱歌的Bambam,能喊出来的吗?

反应过来之后林在范也赶紧追了过去。

等跑到了声源处定睛一看,金有谦赫然已经和Bambam腻在了一块儿。

Bambam简直像只小啄木鸟一样在金有谦脸颊上“啾啾啾”地啄,金有谦就一边止不住地笑,一边用柔软的嘴唇蹭他的手指。

“……”林在范忍不住反思,是不是自己平时真的太疏于关心和管教了,他一向认为最纯情的小朋友组,怎么比他和荣宰还要开放?!

“在范哥出去记得把门关上。”

“……好的。”

学习结束又熬夜补了习的林在范带着两个黑眼圈去找朴珍荣了。

“珍荣啊。”

林在范乖巧地坐在朴珍荣面前。

“我知道了,我要叫荣宰叫的亲近一点,特别一点。”

“对。”

朴珍荣很欣慰。

“那我叫他……荣荣?”

“……你想想我叫什么。”

“……coco她妈?”

“coco她爸是谁来着?”

“……小水獭?”

“一路走好。”

“……宰宰?”

本来只是路过的王嘉尔瞬间笑瘫:“崽崽?在范哥你哈哈哈哈……崽崽哈哈哈哈哈哈哈……”

“……珍荣?”林在范无助地看着捂脸的朴珍荣。

“……别问我,我可不敢随便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崽崽……”

“唉,在范哥是真的不擅长起甜蜜的昵称啊。”

“崽崽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西!”

林在范,弱小,可怜,又无助,但很能吃,还能骂人。


第二招——无微不至之温暖你的心

“在范哥,一个男人最迷人的是什么?”

林在范随口道:“脸吧。”

“???”朴珍荣恨铁不成钢,“是你的内在啊!你的温柔体贴啊!”

“……我错了。”林在范无比惭愧,“对不起,是我太肤浅了。”

“嗯,还是那句话,没有最体贴只有更体贴。”朴珍荣把《恋爱秘籍》藏到身后,“……咳,总之,你现在的体贴,是不够的,还要继续努力。”

“……哦。”林在范似懂非懂。

队长大人的行动力还是很惊人的,第二天就将朴珍荣的话落实的彻底到不能再彻底。

大家正吃着早饭。

“Marky帮我拿个鸡蛋……”

“有谦米,那个辣白菜给我端……”

“荣宰鸡蛋已经剥好了,今天的饭有点淡,不合口味的话这里还有我做的小泡菜,嗯,是辣白菜。”

“……”

王嘉尔的蛋壳掉进了Bambam饭碗里,Bambam的辣白菜扣在了王嘉尔盘子上。

Jackbam沉默地盯着队长。

朴珍荣甚至能看出来他们两双bulingbuling的大眼睛在说什么。

“在范哥是不是在挑衅Marky(有谦米)???”

朴珍荣用一片面包挡住脸。

别问桃桃,桃桃什么都不知道。

林在范的行动还在继续。

崔荣宰口渴了。

“荣宰我给你倒杯水!”

崔荣宰要刷牙。

“荣宰我给你挤牙膏!”

崔荣宰要撸狗了。

“荣宰我给你摁着!”

“啊在范哥coco要被你压断气了!”

崔荣宰要上厕所……

“在范哥!在范哥你冷静!”朴珍荣一脸绝望地在厕所门口死死拉着林在范,“求你睁眼看看这世界好不好!”

“不是你说要我体贴的吗?”林在范很不解。

“那你也要把握好度啊!”朴珍荣气得跳脚,“你这样子,荣宰别提开窍,吓都吓跑了!你要当冬天里的小棉袄,夏天里的小冰糕!恰到好处!恰到好处明白吗?”

林在范低头:“我错了。”

结果当晚,林在范还在房间里钻研“体贴计划No.2”的时候,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请进。”林在范只当是朴珍荣过来指导,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

直到对方长久地沉默着,林在范感觉不对劲儿,合了本子转头看过去。

“荣宰?!”

的确是崔荣宰没错。

还是,红着眼睛,抽抽搭搭的崔荣宰。

林在范吓了一大跳,想也没想地跳起来就把人搂进了怀里:“怎么了?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在、在范哥……”崔荣宰哭得真的是很伤心,话都说不清楚,“你……你……”

“慢慢说,我在呢。”林在范一下一下轻拍他的背。

好不容易等崔荣宰的气儿顺过来了,他才呜呜咽咽地说出了前因后果。

“今天在范哥感觉……感觉有点怪怪的……”

“嗯。”

是蛮奇怪的。林在范反省自己。

“就是……是不是细致的有点过头了……”

“嗯。”

是的,是过头了。

“突然这个样子……是不是,准备要和我分手了,对我感到愧疚……”

“嗯???”

林在范下巴出走。

“怎么可能?!”林在范此刻满脑子都是朴珍荣语重心长的话语。

“在范哥,荣宰和Bambam年龄离得近,脑回路也差不多的,都比较……呃,富有创造力,你要有心理准备,千万处理好。”

可惜林在范虽然想起了屁桃军师的话,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手足无措地简直像个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

“怎么会呢……我疼你都来不及……”林在范结结巴巴,平时的气势和气场全都丢到了水獭国去,“荣宰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以后改就是……真的!”

“真的吗?”还擦着眼泪的崔荣宰这才抽泣着露出了笑容。

“当然!”林在范拼命点头。

“那我……嗝,我今天要和在范哥一起睡……”

“没问题!”

“嗝……还要听摇篮曲……在范哥唱的……”

“你听什么我都唱!”

“哦,对了……”

“嗯?”林在范紧张地望着崔荣宰。

对方慢慢地钻进被子里,只冲他露出一张还带着泪痕的笑容灿烂的小脸来。

“无论什么样的在范哥,我都喜欢的!”

“!!!”心脏暴击。

林在范倒地。

“在范哥?在范哥?”


第三招——甜言蜜语之征服你的心

“……”朴珍荣听完了林在范弥漫着酸臭味的讲述,“嗯,所以呢,体贴计划也失败了?”

“算吧。”林在范认真道。

“算个球!”朴珍荣立刻变成了暴躁屁桃,“怎么说也有用吧?!”

“……嗯。”林在范犹豫着点头。

“但实际结果好像不太理想?”朴珍荣思索起来,“难道……荣宰更喜欢来点嘴上浪漫?”

他一拍手:“在范哥!我知道了!情话!你要会说情话!”

林在范扑街:“你饶了我吧。我哪里会什么情话?”

“不会就学!”朴老师完美无视林同学的抗议。

“当然,还是去观摩一下标准……”朴珍荣有些无奈,“这个,我也帮不上忙。”

“……”

自力更生的林同学只好去找到了已经准备考试的段同学。

“Mark哥……”软笔上线。

“怎么了?”段宜恩正在很认真地对比两套新郎服。

“你都开始看新郎服了?!”欧式大双持续在线,“你?”

“有话快说。”段宜恩的耐心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下降到濒临红线。

“那个……你知不知道那个……”林在范摸头,“情话?”

“情话?”段宜恩疑惑地重复一遍,“你问这个干什么?”

“呃,我就是想知道不行吗?”

“你是指什么?你要说给荣宰?”段宜恩一针见血。

林在范略一挣扎:“对!”

“……”段宜恩抬起头来了。

段宜恩盯着他。

一直盯。

持续盯。

林在范在他的视线下犹如被公开处刑:“Mark哥?!”

段宜恩这才似笑非笑地低了头:“你是想知道怎么说情话吗?”

“嗯!”林在范拼命点头。

“唔……”段宜恩摸着下巴想了想,“明天是我和嘎嘎第一次见面的日子,我准备求婚,你看着我吧。”

“好!”林在范立刻应允,还暗暗开心。这下多好,直接就可以看到求婚教学了,“谢谢Mark哥!”


“……”林在范收回自己昨天所有的想法和出口的话。

要知道大家还在吃着早饭,段宜恩就直接拿着块芝士蛋糕喂王嘉尔:“嘎嘎,啊。”

王嘉尔也就咬了一口:“这个蛋糕好好吃。”

朴珍荣脸色扭曲地看着芝士行家王嘉尔认真地嚼着那块粉色(也许那是粉色)的芝士蛋糕,面不改色地说好吃。

又咬了一口,镶嵌着碎钻的戒指正巧露出了一半。

林在范屏息凝神,Bambam筷子都掉在了金有谦的汤碗里。

“诶,这里有个戒指。”王嘉尔把戒指拿起来。

“嗯,我买的。”段宜恩抬起手,无名指上也有一枚,“戴上就要嫁给我了。”

“哦。”王嘉尔淡定地把它套上。

“礼服我选好了。”

“那什么时候结婚呢?”

“或许明天就可以。”

“嗯,我也这么觉得。”

“……”

林在范的果酱倒进了Bambam的乌冬面里,Bambam的辣白菜泡在了朴珍荣的果汁杯中,朴珍荣的面包浸在了金有谦的甜汤碗底。

只有崔荣宰开心道:“哇,Mark哥你们要结婚啦?”

“嗯,刚刚我求婚了。”段宜恩点头。

“对啊,我同意了。”王嘉尔也点头,“Marky要不要那个果酱……啊,在范哥,果酱为什么在面碗里?”


“老夫老妻就可以欺负人吗!”三观受到冲击的暴躁笔在早饭之后就去找王嘉尔了,“你去问问Mark昨天和我说了什么!简直太过分了!”

“……”王嘉尔把脸埋在杰尼龟里,肩膀一抖一抖的。

“……Jackson?”林在范一惊,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果然……

“Marky和我求婚啦!!!”下一秒,王嘉尔像只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一手抱着杰尼龟一手抱着皮卡丘就开始原地转圈,又蹦又跳,“求婚!求婚!!!嗯?在范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林在范突然不敢去找段宜恩了。

万一他推开门,段宜恩也是这么一副癫狂的模样,那他一定会被灭口的吧!一定会吧!!!

老夫老妻终于暴露本性了,其实淡定之下都是很紧张的嘛,可能是因为太爱对方了吧。

林在范看着兴奋得眼睛晶晶亮的王嘉尔,无奈而欣慰地笑笑:“要幸福啊。”

“当然!在范哥你也是!”


告别了依然在房间里处于极度沸腾状态的小王同学,林在范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

“……”林在范突然很悲伤。

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感觉,考试遇到了难题,本想参考一下隔壁同学的答案,结果人家直接交了白卷。

成!绩!还!是!满!分!

难过。

这时,Bambam的房间里也爆发出了一声尖叫。

林在范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去。

刚推开门,林在范就被Bambam无名指上那个巨大的钻石戒指给闪了眼睛。

如果说,LA少爷的戒指是低调奢华内敛款,那么有钱人有谦的这个……真的是富豪标志了……

“祝你们幸福……”穷人林在范默默地关上门,又小心地推开一条缝,“冒昧地问一句……有谦,你求婚的时候说了什么?”

真难为此时的金有谦还有工夫能回答他:“我只是把戒指拿了出来……”

“然后我就同意啦!”Bambam扑在金有谦怀里大叫,“在范哥你刚刚是不是祝我们幸福!来!大声点!再说一遍。”

“……”林在范瞪他一眼,嘴角的笑意却藏也藏不住,“祝!有谦和Bambam!永远幸福!”

“也祝在范哥和荣宰哥幸福哦!”


林在范和崔荣宰窝在一起逗coco。

段宜恩和王嘉尔忙着设计婚礼,金有谦和Bambam忙着讨论如何设计婚礼,双方一起把睿智的读书人问的头晕眼花,除了林在范和崔荣宰,压根儿就没人能闲着了。

“啊,Mark哥和Jackson哥,有谦米和Bambam,都要结婚了。”崔荣宰摸着coco的毛,“感觉就是一眨眼的事。”

“嗯……”林在范磨蹭着他柔软的发旋,没来由地紧张,紧张到嘴巴发干,“荣宰啊,我们也……”

“可是在范哥,我觉得我们结不结婚都无所谓诶。”

死亡一击。

“!!!”

林在范简直整个傻掉,下巴再一次出走。

“荣宰你……”

“因为我们已经是最好最好的家人了呀。”崔荣宰笑着抬起头来,依赖地将脸埋在林在范有力的肩膀处,“我们是永远都不会分开的对吧,崔荣宰在这个世界上,最爱最爱的就是林在范了。”

“……”

林在范,此时只觉得,情话这门课,他这个差生还在及格线挣扎的时候,优等生小崔同学就已经跳级毕业了。

不能输!

林在范深吸一口气,将踌躇了整整七个日夜才挑选好的戒指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崔荣宰面前。

“但我想每个清晨睁开眼时,你都在。”

“我想给你一场婚礼,可能不是那么完美,但它一定会很可爱,因为你在。”

“所以,可不可以和我结婚?”

“崔先生。”

——end——

热心的Jackson哥哥跑过来给崔荣宰小同学擦眼泪。

因为他已经哭得喘不过气来,只会不停地说“我愿意”了。

为什么不是林在范去擦呢?

因为求完婚的林先生哭得比他更厉害。

只是,这泪水,比蜜还要甜。

——真·end——


评论(8)

热度(204)